第六章 等待期(1 / 2)

正午十二时。

东伦敦,白教堂区。

随着一辆辆马车驶入,这条阴暗的小巷变得无比热闹。

“让一让,都散开!”

“我们会在必要时通知各位,并向社会各界进行案情公示,现在请不要聚集在此处,阻碍办案。”

隔离线外,十几名警员挥舞涂成红色的警示棍,示意那群举着速写本的报社记者不要靠近。

而不远处,小巷正中位置,一个戴着玳瑁眼镜的老头正在吩咐下属如何展开调查:“派几组便衣去附近干下流勾当的小酒馆问问,昨晚有谁失踪了,身高在5.5英尺左右,戴一顶丝绸软帽。”

话落,他顿了顿,盯着死者补充道:“生前喜欢穿一条放荡的黑色内裙。”

“收到,文森特先生。”

“老爷子,快下雨了,您先回办公室喝咖啡吧,我们几个绝对把事情办妥。”

三个级别不低的警官抬手朝老人行礼,神色恭敬,因为,眼前这位老先生是苏格兰场的重塑者——

十一年前,某些高层人士勾结罪犯一起设赌坐庄,遭到揭发。其中,五个警探部门中,就有四名主管上庭受审。

为修补受损的警方声誉,哈佛·文森特重组了苏格兰场,并一手建立起刑事调查科,专门处理重大案件。

最终,苏格兰场重新获得了伦敦市民的信任,而作为议案的提倡者与执行者,文森特先生也理所当然的受到了尊敬。

不过,随着年纪增长,这位老人越来越暴躁,面对众人的讨好,他直言不讳地数落道:“混账东西,回什么办公室,我早该把你们的头塞进马桶里,好好清醒一下。”

“当初上报时,不是跟我说案情复杂,找不到突破之处吗?为什么陆离先生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查到了线索!”

老爷子越说越气,愈发觉得自己有必要辞退一些家伙了。

然而,对于站在不远处发呆的陆离来说,他并不在乎别人的吹捧,毕竟一个只能停留在此十五天的过客,没必要在意什么名声、钱财。

除了破案,一切都是浮云。

滴答滴答……

阴霾终日笼罩着这座城市,天灰蒙到看不到阳光,而浓雾酝酿了一上午,终于在中午时分落下了雨。

“爵爷,这件事多亏了你,不然,我们苏格兰场又要瞎折腾一段时间,才能进入正轨。”

这个时候,交代完正事的文森特撑着伞,快步走了过来。

“您过誉了。”

陆离没兴趣跟一个陌生老头打交道,哪怕记忆中两人之间的关系一直不错,可他依然感觉很膈应。

“一起去吃个午餐?”

“抱歉……没什么胃口。”

三言两句之间,陆离成功杀死了一个话题。

而这个时候,文森特也看出他谈兴不浓,温声说道:“好吧,如果案件有什么进展,我会派人跟你联系,外面雨大,把这柄伞拿去吧。”

“还有,别忘了多少吃点东西。”

“嗯,劳您费心了……”

陆离含糊其辞了一句。

看到这么恶心的场面,谁还有心情吃饭,至少他已经打定主意,未来几天都不吃带血的牛排。

不多时,文森特乘着一辆马车远去,根据方向判断,应该是白厅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