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诡谲(1 / 2)

在看完这封带有挑衅意味的信件之后,陆离的第一反应是——

新的命案现场在哪里?

果然是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

他跟流浪汉之间是什么关系?

一时间,诸多思绪在陆离脑海中翻腾,令其头疼不已,直到温斯里出言提醒才回过神来。

“侦探先生,信中提到了什么?”

“……凶手的亲笔信,他宣称,自己在不久前又杀死了一个流莺。”

“啊?”

温斯里眉头紧皱,伸手拿走信件,随着视线下移,表情变得愈发凝重,最终他低声骂了一句:“双足禽兽!”

而这时,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成功转移了注意。

抬眸望去,一辆马车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很快,两个风尘仆仆的男人走进了门厅,一人身穿警服,而另外一人,陆离曾经见过。

“各位警官,我是国王学校医科教授杜克。验尸结果已经出来了,死者年龄在40岁~42岁之间,致命伤在脖颈处……”

在来的路上,杜克已经预见了各种可能会出现的情况,比如警方不相信这套超前的法医理论,又比如,警方提前锁定了凶手,而他也想到了应对之策。

现在,一切计划都被打断了,因为,他在警员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陆离,你怎么在这里?”

能在异国他乡,不,是在异时空,遇到一个认识的人,绝对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所以杜克几乎是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

“跟你一样,受邀而来。”

陆离朝他点了点头,并未表现得太过热情,毕竟他们身处警署,万一别人追问起来,不好回答。

“两位认识?”

温斯里感觉颇为诧异,下午晚些时候,侦探先生还向他打听,杜克教授是否同样来自远东地区,按理说,两人应该没什么关联才对。

性格跳脱不意味着分不清急缓轻重,这个时候,杜克也反应过来了,他故作淡定的解释道:“几年前有缘见过一次,后来再也没联系过。”

“原来是这样。”

温斯里点了点头,旋即将话题引回正题:“不过,现在最急迫的事情就是找到那位死者,我先去督察办公室一趟,请求增派警力,搜寻命案现场。”

话落,他拿着凶手寄来的信小跑着离开了,而聚在门厅的警员纷纷四散开来,寻找各自的雨具。

见杜克依旧满脸的不解,陆离走过去,低声解释了几句。

“开膛手杰克?”

不多时,这家伙发出一声惊呼,又立刻压低声音:“他可是个传奇人物,如果能将其抓捕归案,说不定我们能从中获得意想不到的好处,进入所谓的优等班。”

我们……合作破案?

略作思考,陆离默认了这个说法,毕竟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

“好吧,杜克,你认为这场所谓的考试是什么?”

趁着四周无人,他决定出这个一直藏在心底的问题,其实,不难猜出,来到这个世界的另外三十九人也想知道答案。

因为,一切都在突然之间发生,所有人都没有时间思考。

“当初在教室时,就属你最沉稳,现在怎么变得这样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