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变故(1 / 2)

水汽弥漫的阴暗小巷中,两个人一左一右地分立在无名女尸身旁。

“死因确定了,快过来。”

正当陆离叠起纸片默默沉思时,杜克突然催促他过来,声音中带着兴奋,似乎有什么重大发现。

“怎么回事?”

“与上一位受害者不同,她并非是死于割喉,你看这里!”

贴得如此近,即便戴了口罩,陆离依旧觉得恶臭难忍。

不过,等他看到杜克指的地方时,表情瞬间变得专注起来。

“颈部这条伤口很深,几乎绕脖一圈,但边缘不整齐,你觉得像什么东西留下的痕迹?”

闻言,陆离顾不上恶心,伸手去按了按,湿润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凑近了观察——手套上黏了些许皮屑。

“绳索,或者铁链,也许她生前就被控制住了,是死后被移尸此处的。”

他感觉有些拿捏不准,毕竟侦探不是外科医生,无法做到全知全能。

于是,在说出猜测之后,陆离抬眸打量地面,希望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来佐证自己的说法。

而杜克检查尸体的动作从未停止。

同时,用一种很笃定的口吻地对陆离说:“何止,除了脖颈上的勒痕,其它伤口全是弃尸于此之后,凶手故意所留,这家伙绝对是极端的表演型人格障碍。”

说着,他又捏开女尸合拢的眼皮,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显露出来。

“机械性死亡的典型特征,双眼充血、大小便失禁,血液呈暗红色。”

等杜克说完,陆离也注意到了死者裙角的水渍,起初他还以为是雾气凝结,亦或者雨水。

看来,正如信中所说,他是因为喜欢杀人而杀人,先将受害者干净利落地杀死,再恶意毁坏尸体,以求吸引人们的注意。

一念至此,陆离不寒而栗,如果再不阻止凶手,恐怕明天晚上又要有两条无辜的生命逝去。

“帮忙递个镊子过来。”

杜克正在忙着检查,腾不出手来做其他事,只能请陆离担任助手。

“嗯,开膛手杰克宣称他将于明夜再杀两人,留言就写在一张纸片上,刚才被我发现了。”

顺手将镊子递过去之后,陆离又提了一句。

就目前而言,调查已经正式步入轨道,毕竟,法医现场鉴定,绝对是刑事案件侦破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正因为如此,他没必要藏私。

“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后天就能查出重要线索。”

后天?

陆离眉头紧皱,他懂了杜克的言外之意,线索不够,需要等那家伙再杀两人,才能提取更多关键讯息。

“你看,内脏淤血很明显,说明窒息的时间超过了五分钟。”

这个时候,杜克用镊子提起腹膜,展示给陆离看——

灯光照射下,里面骇人的景象令人头皮发麻,陆离几欲呕吐。

“你这家伙故意的吧。”

“别乱黑,长夜漫漫,看了这些不提神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