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路断(1 / 2)

抛开侦探的身份不谈,陆离还有一个勋爵头衔,而这意味着,他认识不少权贵,只要稍微走动一下,就可以避免落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杜克,你不用担心这些琐事,继续解剖尸体,看看能不能确定被害人的死亡时间。”

“有些难,死者失血过多,身上的尸斑不明显,再加上腹腔破碎,内脏与外界空气充分接触,测量直肠温度这种方法也行不通。”

见陆离又恢复了自信,杜克也想大干一场,证明一下自己。

可惜,尸体损坏得太严重了——肠道被拉扯出来,其他内脏和消化器官一部分放到左肩,一部分放到右肩,这种情况下,外界干扰因素太多,测温也行不通。

事实上,若非提前知道凶手精神不正常,他都以为这是开膛手杰克在举某种邪恶的宗教仪式。

比如非洲巫师。

“那该怎么办?”

此刻,陆离有种撂担子的冲动。

为什么总有智障觉得自己能行?

沿着既定线索往下追查不就行了吗?

可能是察觉到侦探先生动怒了,那名负责保卫工作的警员向后退了几步,生怕惹祸上身。

“侦探先生,我去巷口站岗吧,如果您有什么需要,随时呼唤。”

“行,麻烦你了。”

很快,脚步声响起。

不多时,这条血腥味浓郁的小巷中再一次恢复了寂静。

“唉,要是有现代电子仪器就好了。”

凝重的氛围之下,杜克看着手中简陋的手术刀,摇了摇头,心生英雄无用武之地之感。

“尽力而为就行,剩下的时间还很充足,即便是失去了苏格兰场,还有其他机构愿意跟我们合作,比如东区市民自卫队。”

尽人事,听天命。

解剖涉及技术问题,陆离一个门外汉催得再紧也没用,只能劝杜克不要放弃。

当然,所谓东区市民自卫队,并非他信口胡诌,这确实是一个可以合作的组织。

按照温斯里警官下午的说法,这个民间组织,由几位退伍军官担任首领,成员均为东区本地男子,旨在保护女性的夜间安全。

最重要的是,他们能合法持枪,且训练有素!

在陆离低头思考接下来的计划时,一股恶臭味袭来。

“天,你这家伙又了做什么。”

话落,他别过头呕吐起来。

“时间不早了,我在做最后的现场检查,如果还不行,那就只能选择暂时放弃。”

杜克强忍住恶心,切开无名女尸的胃,并给出了一个无奈的回答。

“如果能知道死者吃最后一餐的时间就好了。”

“一般来说,除去尸斑判断法、直肠温度测量法之外,肠胃内容物与死亡时间之间,也能提供一定的参照。

若胃内充盈,食物形态十分清晰,基本可以判定受害人是吃了饭,不到一个小时被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