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直觉(1 / 2)

哗啦。

一串钥匙落在沙发上。

室内光线昏暗,准备休息片刻的陆离,只能强忍住倦意,拉开厚实的窗帘。

可惜,折腾了许久,客厅依旧有些昏暗。

“伦敦这鬼地方,哪天能有个好天气,不是起雾,就是下雨。”

他低声嘟囔了几句,转身朝厨房走去,有一点必须要承认,哪怕昨夜看到了很多恶心的东西,但是,只要肚子饿,就不会影响食欲。

然而,空荡荡的厨房令陆离几欲抓狂,这个时候,他才想来原主每天的食谱:牛奶泡麦片、两枚黄油煎蛋,当然,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出去吃。

不吃饱哪有力气睡觉!

不睡觉哪有精神查案!

没有犹豫,陆离从落满灰尘的角落搬出一个炉子,又找了些煤炭,来回踱步,等待水开。

白水煮蛋,再烫一杯热牛奶。

现有的工具、食材仅能让他吃上这些东西,不过,陆离向来不挑食。

“唉,忙前忙后一整天,结果落得这么一个下场,真尼玛成了最强打工仔了。”无事可做又因心态炸裂而失去干劲的陆离,又开始了左思右想。

首先,警方选择的那条线肯定有问题,因为凶手绝无可能是一个难民,所谓的目击证人,大概率是看错人了,亦或者,是在故意帮凶手把水搅浑。

“可话又说回来,凶手到底是什么人,杀人手法干脆利落不说,抛尸后还有意识地毁坏受害者的容貌,看样子,似乎对法医如何验尸,有一定的理解……”

“贵族?”

“医生!一个体面的职业,既不缺钱,也不缺时间,且具备作案能力。”

“对了,这家伙应该有一辆马车,否则不可能做到在不惊动他人的情况下,从容地离开陈尸地。”

深吸一口气,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陆离决定重新整理一下思路。

【白教堂杀人案·一】

【受害者:玛莎·塔布连,41岁,站街女郎,疑似与多名男子存在情感纠纷】

【验尸报告显示,玛莎死于失血过多,致命伤是颈项割断,另外,其生前曾遭到过殴打,死后遭剖腹,不存在被侵犯的迹象】

【白教堂杀人案·二】

【受害者:站街女,身份未知】

【死于机械性窒息,且命案发生地不在陈尸地,死后遭剖腹,不存在被侵犯的迹象】

共同点一:两次命案的受害者生前都没有被侵犯。

这让陆离回忆起了一个细节,她们的裙子都被掀至腰间!

一个相当矛盾的动作。

存在两种可能,一,凶手不具备这种能力,二,不屑为之。

不过,开膛手杰克曾在挑衅书中宣称,他生平最痛恨流莺,因此,陆离更倾向于后一种可能。

毕竟,这家伙在痛下杀手之后,还对受害人进行了最大程度的二次破坏。

而这,恰恰与共同点二(腹部的倒v型)对应上了!

记忆中,正v是英国文化的一种重要仪态和礼仪。

在演讲和其它重要场合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手心向外构成v形手势,代表成功和尊重。

至于倒v,寓意完全相反。

开膛手在蔑视死者!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如此痛恨,不,应该是蔑视流莺?

陆离斜靠在墙上,皱眉思考着,他感觉自己越来越接近真相。

剖腹!

这个时候,继承而来的侦探直觉起了作用:凶手并非针对流莺,而是厌恶堕胎者,或许,他在用剖腹这种方式,来宣泄内心的不满。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