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辩证(一)(1 / 2)

上午九点,陆离悄然回到了国王学院。

今天早些时候,他曾协助杜克将那具无名女尸搬运到解剖室,因此,对这座高校的布局还算了解。

大约用了十五分钟,就成功来到二号解剖室。

“伯纳德,你去把上次用的那口锅拿来,记得打开窗户通风。”

声音从室内传来。

透过门上的透明玻璃窗,陆离看到了震惊三观的一幕:架锅、添水、用小木块引燃煤炭……

整套动作看上去娴熟至极,确实有专业人士的架势。

陆离估计,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闻到肉香味了。

可是,他们两人炖的是被害人!

毁尸灭迹?

一个个可怕的想法浮现在脑海中,这个时候,不能再拖了。

陆离直接破门而入,并顺手抄起一旁的衣帽架:“杜克,你这家伙在做什么?”

“哪个傻x不敲门就进来,呃,陆离,你怎么又回来了?”

而杜克见解剖被人打断,下意识地想要口吐芬芳,结果看清来人之后,那混不吝的气势瞬间消失了。

伯纳德脸色苍白:“……”

通过蒸煮骨盆,依据耻骨联合面的形态,来判断死者的年龄。

这是他的导师、杜克教授的个人经验,没有任何信服力。

换而言之。

这种方法缺乏业内认同,他们两个这么做,确实存在亵渎死者的嫌疑。

“先生,请听我解释……”

念头急转之间,伯纳德有了主意,他摊开手掌,准备现编一个善意的谎言,先稳住目击证人再说。

杜克回过神来,将视线挪到陆离手中的衣帽架上,连忙喊道:“自己人,别误会!”

闻言,陆离松开武器,目光疑惑又带有一丝探究,刚才是在做法医鉴定吗?

直到现在,他依旧感觉难以置信。

虽然认识杜克的时间不长,但他应该不是那种善于背刺的人。

“所有能做的检测都结束了,只剩下最后一项……”杜克擦了擦额头,赶紧解释:“牙齿和耻骨联合面的形态可以帮法医推测出死者的年龄。”

“根据第一、二磨牙咬合面的损耗程度,我推测死者在20—25岁之间,而具体年龄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刚才伯纳德在帮忙煮去骨盆处无用的人体组织……”

杜克解释了一大堆,勉强得到了陆离的认可,而事情发展到现在,伯纳德也意识到,眼前这位访客与自己的导师相识。

“两位先生,你们慢聊,我有些事先走了。”

见他神情慌张,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杜克也知道这小子被吓得不轻,索性挥了挥手:“记得把门带上。”

就这样,闹剧结束了,二号解剖室终于恢复了寂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