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血之晚宴(1 / 2)

报社记者宣称,东区市民自卫队的首领、声名在外的乔治·拉斯克,体格结实,脸色红润,身高六英尺,有种天塌下来也不在乎的高雅姿态。

然而,此时此刻,他就站在自家门厅内鼓掌。

陆离觉得这家伙是个奇珍异兽,品位极其独特。

身穿多色伪装夹克衫,灯芯绒裤子和高筒牛皮靴,除此之外,拉斯克先生还在屁股上用皮带吊着一把巨型转轮手枪,俨然一副上战场的架势。

不过,最奇葩的是,他在夹克衫里塞了一条色彩艳丽的翠绿色围巾。

鬼使神差地,坐在沙发上的三人同时想到了一个词:英国自耕农。

“要是这货上战场时,不小心被敌人抓到了,大概率会被放走,因为他们会以为抓到了一个农民。”

性格较为跳脱的杜克轻声嘀咕着,先前,他可是听路人说,乔治·拉斯克是个作战英勇的指挥官。

然而,其本人与描述完全不符合。

“您好,我是陆离,来自贝克街,此前担任过苏格兰场特别顾问。”

开玩笑归开玩笑,拉斯克先生组建市民自卫队,号召合法持枪的男人们站出来保护妇女,一举一动,确实令人感到敬佩。

因此,陆离赶紧起身,跟他打了声招呼,而杜克也自我介绍道:“日安,我是杜克,国王学院医科教授,曾为警方提供过最专业的验尸报告。”

其实,这些话,两人事先就商量过,毕竟摆明自身价值,才有底气去争取更多的话语权。

要知道,案子查到一半,被人一脚踢开的感觉着实很不爽。

“久仰,两位一来,仆人就派车去通知我了。”说着,他快步走来,主动伸出右手,与两人重重地握了一下。

紧接着,又与柯南道尔来了个拥抱,显然是有着极深的交情。

“坦白来说,就算两位不来,我也准备亲自去一趟西区,把你们绑过来。”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乔治·拉斯克先生待人热情,丝毫没有摆架子,客套了几句之后,陪坐在沙发上,跟陆离抱怨道:“您的事我都听说了,苏格兰场确实做得不地道,我已经通知几位议员朋友,请他们在议会上弹劾哈佛·文森特不作为了。”

言谈之间,颇有种同仇敌忾的意味。

“不管怎样,尽早抓到凶手才是最关键的地方,所以我们两个才会冒昧来访。”

身为二人组的主导者,陆离主动表明了态度,然后抬眸看向乔治。

“没错,我们东区市民自卫队的每个成员都这么想。”这位人脉极广的中年男人终于舍弃了社交辞令,坦言道:“既然如此,我现在派人去打听东区有哪些画家、医生,今晚正式开始排查,如何?”

“在展开行动前,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确实很重要。”柯南道尔点燃烟斗,抽空提了一句。

“也是……那我们还是在等等吧。”

闻言,杜克点了点头,熬过最初的慌张阶段,他变得淡定、理性了不少,毕竟查案这种事急不得。

虽然这么说有些不近乎人情,但受害者越多,凶手越容易暴露身份。

况且,开膛手杰克宣称,今天晚上要连杀两个流莺。

难度不可谓不小。

托各家报社大肆宣传的福,杰克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名字几乎可以时小儿止啼。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