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招认(1 / 2)

公寓内,谈话依旧在继续。

而席格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他不断躲避着陆离的目光。

在杜克看来,这些举动都代表着默认,连续三个夜晚发生的凶杀案,由三个恶徒分别完成。

而有组织作案,还是相继模仿,成了目前最需要搞清楚的事情。

可惜,陆离并不急着搞清楚这些,因为,他知道,只要疑犯不开口说话,什么进度都不会有。

“先生,我一直相信,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到底是什么导致你把目光投向那些带有原罪的流莺身上?”

“因此,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事实上,这是陆离人生中第一次尝试攻破别人的内心防线,虽有把握,但依旧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坐在对面的是个心理变态。

“您的母亲曾做下些什么,让您如此厌恶那些有过生育的流莺,不仅要杀人,还要对尸体进行二次破坏……”

“闭嘴!”

此刻,再次听人谈及那个女人,席格大声怒吼,脖颈处的青筋条条绽出,好不容易才止住的血,再一次涌出。

“我在昨晚就说过,我是因为喜欢杀人而杀人,跟她无关!”

这个时候,房门被推开了,拉斯克先生走到陆离身侧,耳语了几句,在得到首肯后,将一封精致的信函递到席格面前。

“安静些吧,住在隔壁的老太太刚才来过,今天傍晚,有一封填错地址的信寄到了她家,收件人是你。”

可惜,席格早已失去了理智,他双手抱头,仿佛这么做可以屏蔽外界的一切,而站在一旁的乔治觉得,如果这家伙手中有刀,大概率会自戕。

念及此处,他低声说道:“它来自大洋彼岸,一封邀请函,我想,对你来说应该很重要。”

话落,信件被夺走。

席格盯着那封已经被人看过的信件原稿,低语:“为什么,要这么晚才送到……”

那张面孔逐渐崩塌。

此前,陆离以为这个男人,只会像野兽一般宣泄痛苦与怨恨,直到现在,泪水从他的两眼溢出,他试图站起来,却站立不稳,箕坐在地上,背部剧烈晃动着。

据拉斯克先生说,这是一封婚礼邀请函,一个名为惠斯勒的画家,即将与戈德温女士结婚,希望席格能够在本月25日前,抵达旧金币山。

“为什么不早点寄过来!这都是在胡说些什么!在说什么……假的……胡说……”

席格口中发出像梦呓般的呢喃声。

婚礼邀请函、独身男人、凶杀案。

三者加在一起,就是一个烂俗却真实存在的故事。

事到如今,因果链已经齐全。

陆离不需要弄明白那位母亲,到底对席格施加了什么,但她确实毁了一个这个青年画家。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没有人去打扰他,

而十几分钟以后。

“先生,事到如今,希望你能够遵守诺言,给我一个体面。”

或许是解开了心结,或许是出于其它原因,席格终于表达了认罪配合的意愿。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