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最后的嫌疑人(1 / 2)

席格的认罪态度十分良好。

反正没什么机会脱罪,倒不如爽快一点,争取秘密处决,在女神戈德温小姐心中,留下一个神秘、谦逊的绅士形象。

“阿尔伯特曾跟我说,当得知那个叫玛莎的女人被杀之后,立刻开始行动,按照约定,用最极端的方式去惩罚凯莉,再给警署写一封信。”

与此同时,书写的沙沙声响起。

【开膛手杰克案,属于有组织杀人,成员至少在两人以上,主谋疑似阿尔伯特·维克多】

陆离放下钢笔,合上记事本,转而看向拉斯克先生:“我没什么疑惑了,您还有什么需要问席格的吗?”

能否去威尔士亲王公邸,审问那位王室继承人,就得看乔治·拉斯克是否给力了。

因而,陆离觉得,自己还是对身旁这个工具人尊敬一点比较好。

皇室的影响力,可不容小觑,在位整整五十一年的维多利亚女王,亦非吉祥物。

念及此处,乔治决定再仔细问问:“席格,你跟那位王储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前年,在维斯盖尔爵士举办的一次文艺沙龙上,他作了一首很对我胃口的诗,于是等晚宴结束后,我们又找了个地方单独喝了几杯。”

画家、诗人。

两个神经质的疯子聚在一起,能聊着什么?陆离用脚指头都能想到答案。

“但愿你说的都是真话,跟我走吧,去金鹅公馆。”

这个时候,乔治突然不按计划出牌了,按照原计划,他们收集完证据,就会将疑犯送去白教堂区警署,交给苏格兰场方面收押。

是在担心什么吗?

果然,见陆离与杜克将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乔治低声解释道:“如果这家伙没有说谎,我担心他去了白厅街之后,没机会活到第二天。”

此刻,他已经下定决心,不管凶手是何等身份,只要跟连环杀人案有牵扯,就别想脱罪。

“可是,市民自卫队终归是个民间组织。”

说到这里,大部分时间都在打酱油的杜克压低声音,补充道:“要知道,咱们刚才干的勾当就是非法审讯,如果不移交给警方,怎么进入司法程序?”

“等将这家伙送回公馆后,我会去拜访一些老朋友,想办法让皇家陆军接管此案。”拉斯克先生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换上自己人?

确实是个好主意。

陆离点了点头,提议道:“乔治,你先带着席格和物证回去,我要去找亚伦·柯斯米斯基谈谈。”

“那个难民有什么可疑之处?别多想,去休息一下吧。”

“咱俩都快两天两夜没合眼了,要是真猝死了,可没地方哭。”

杜克认为事情已经很明了,主犯阿尔伯特·维克多,从犯华特·席格,至于是否有其他人参与其中,等抓到主犯,一问便知,何必再浪费时间。

“不将所有嫌疑人审一遍,我心里不踏实。”陆离察觉到杜克还在为他担心,保证道:“最多两个小时,我就会去公馆找你。”

说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那两具尸体勘察的怎样了,死因、年龄,都确定了吗?”

“想必这个时候,道尔先生已经将验尸报告写完了,其实,这些小事交给他处理,完全没必要担心。”

乔治·拉斯克扶着席格走进马车内,听到两人在谈论案情,插了一句。

几分钟后,两辆马车背道而行。

那个手持温彻斯特的车夫,曾给陆离一种很靠谱的感觉,所以他觉得请这家伙跟着一起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