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警觉(1 / 2)

清晨的鸟鸣声涌进耳朵,上等兵约翰睁开了眼睛,他感觉脑袋疼得厉害,喉咙也干得冒烟。

“长官,我睡了多久?”

“四十分钟……”

一个小时前,那位当过兽医的老先生帮约翰取出了弹片,并用别针缝合住了伤口。

而陆离则提供了磺胺药片、吗啡,以及一些撒在患处的消炎药粉。

托那支吗啡的福,约翰暂时忘记痛苦,睡了四十分钟。

可惜,德国佬快要搜到这里了,所以陆离只能将其摇醒,让他转移到地下室躲躲。

“接下来,蒙克会照顾你,记住,千万不要发出声响,如果被不幸敌人发现,也别反抗,保住性命最重要。”

说完,陆离生怕他因激动而挣开缝合线,于是又补了一句:“一旦发生那种事,我会想办法解决他们,比如偷袭。”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蒙克从一旁走来,中途多次欲言又止。

根据索妮娅太太的描述,沃尔夫黑策村附近驻扎着一支装甲部队,人数不详,但是,仅凭他们三个人,想要将其全部消灭,完全是痴人说梦。

再加上要照顾伤兵约翰,连逃走也成了一种极度奢侈的事情。

沉默之中,老太太忽然冲进房间,语速极快的说道:“德国人刚进邻居家,你们赶紧躲进地下室,我和丈夫想办法应付这群人。”

生硬的英文夹杂着荷兰语,索妮娅显然慌了神,而陆离等人连蒙带猜,也知道了她想表达什么。

“别废话,走!”

话落,陆离直接朝后院走去,同时在心中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一旦敌人的人数超过六个,携带机枪这类重火器,那他只能放弃营救,独自前往伦库姆荒原执行引导任务。

几分钟后。

五个德国兵冲进了花园,为首者穿着冲锋队的特制大衣,看肩章应该是名上士,这家伙鼻梁高挺,还戴着一副眼镜,像极了衣冠禽兽。

此时此刻,陆离正端着冲锋枪,趴在苹果树上偷偷观察庭院内的一举一动,而秋季茂密的树叶帮他遮掩了行踪。

只见,德军上士走到老先生面前,挤出一抹微笑,并用极不娴熟的荷兰语说道:“日安,范尼斯先生,见到您真高兴。”

事实上,他已经跟索妮娅太太一家打过三次交道了:第一次是来收缴私人枪械,第二次是奉命征收食物,第三次则是私人行程,他顺手迁走了两头白羊,为自己所在的战斗小组加了几顿餐。

“有什么事?不会又要征粮吧,家里能吃的东西都被你们拿走了。”

范尼斯言语中透着厌恶,自从德国佬来了以后,村庄的每户人家都体验到了地狱生活——

一些住宅被强行拆掉了,很多人无家可归,这样做,仅仅是因为新来的德国佬搭建营地时,需要木料、石块做掩体。

食物严重不足,鸡蛋、肉、黄油、苹果白兰地都得按期上交,而当地人只能吃一些干酪、燕麦粥,不仅如此,青壮年还必须帮这群入侵者修筑工事,被迫成为帮凶、刽子手。

“不,您误会我了。”

“我只是过来问问,有看到伞兵吗?脸上涂着油彩的那种。”德军上士向前走了两步,垫起脚尖朝房屋内望去,试图发现些什么,而另外四名士兵已经端枪闯了进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