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短暂交锋(1 / 2)

一行三人来到了目的地。

陆离四处张望了一下,旋即就发现麦凯上尉设置的一处哨位。

那名伞兵叫肯特,此刻正躲在三楼透过窗户往下看。

很快,他就认出了陆离等人的身份,下意识地叫嚷起来。

紧接着,麦凯上尉将头探了出来,在确认消息无误后,表情终于舒缓起来。

因为敌军设在大桥北岸的碉堡令其头疼不已,而随着陆离的回归,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是麦凯上尉吗?”蒙克顺着陆离的视线朝上面看去,发出一声惊呼。

“长官!”亨利视力比较好,赶紧行了一个军礼。

这个时候,左手缠着绑带的米勒冲了出来,他似乎想要跟陆离来个拥抱,可又迟疑了。

“伙计,你怎么了?”陆离盯着那块渗出点点猩红的纱布,瞬间想到了不久前的那次爆炸。

很显然,侦查小队现在非常缺医疗物资,哪怕士官受伤了,都分不到一支吗啡。

“没事,被弹片擦中了,医务兵刚帮忙取出来。”米勒用右手搭住陆离的肩膀,领着他们朝学校内走去。

见状,陆离也没有多问,相较于死亡,眼下这种情况还是能够接受的。

“上帝,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三个了!”守在门口的士兵神情夸张,言语中透着兴奋。

事实上,仅凭九个人很难守住这座学校,现在陆离三人回归,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以至于麦凯上尉亲自下来迎接:“上士,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士官,所有人都盼着你回来,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他越说越激动,站在旁边的蒙克与亨利一阵无语。

“长官,您先冷静一下。”

“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营部已经到了,就在公路对面。”

虽然陆离觉得二营即将面临一场灾难,但能与熟悉的人意外重逢,确实值得开心:

事实上,他分不清这到底是戏,还是现实,因为眼前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想法、个性,独一无二。

“营部已至?”麦凯上尉故作矜持的点了点头,然后又说了一遍:“营部已至!”

营部兵力近千,再加上另外两条道路上的援军,即便出现什么意外,他们也能够坚守两天。

一念至此,麦凯上尉忍不住笑了,几名士兵同样感觉如释重负。

见状,陆离没有泼冷水。

毕竟真相过于残酷,倒不如知道的少一点,保持乐观。

等上尉冷静下来之后,陆离才摊开地图,继续说道:“长官,这是弗罗斯特中校对阵地的安排。”

闻言,众人纷纷收敛脸上的笑意,做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

“弗罗斯特中校以大桥北端为阵地,一共征用了十八幢房屋。”

“它们形成了一个环形防线,营部设在北坡道西边,而我们的任务是坚守北坡道东边,以这所学校为中心,控制住周边四幢房子。”

几分钟后,陆离将地图收进盒子里,又补了一句:“不过,当务之急是端掉那座桥头堡,替即将上桥的a连消除障碍。”

“没错。”

麦凯上尉深以为然,他转过头,对着聚集在大厅的士兵说道:“好了,兄弟们,现在好消息听完了,都让出一条道,各司其职去吧!”

该休息的休息,该站岗的站岗。

“祝你们好运。”刚缝合完伤口的米勒挨着墙壁,将帽子拉了下来盖住脸,“我一天一夜没休息了,除非敌人攻进学校,否则,两个小时之后再喊我。”

蒙克本想说自己也一天一夜没合眼了,可一看到米勒手臂处渗血的绷带,瞬间熄了心思。

与此同时,麦凯上尉搓了搓脸,转身朝楼梯走去。

“跟上,我带你们去楼顶。”

不多时,扛着重火器的陆离来到了学校顶层。

站在这里俯瞰四周,能够看到一排排规划整齐的建筑群:法院、省府大楼、国家档案馆、邮政局,以及圣尤西比乌斯教堂,它以305英尺高的尖塔而傲视城区。

坦白来说,陆离不喜欢教堂,因为每次遇到它们,总会特别倒霉。

“头儿,你在看什么?”

蒙克将布伦式轻机枪放在支架,重新回归团队,让他生出了一种安全感,话也随之多了起来。

“那座教堂令我感觉不详。”

说完,陆离转而看向前方的阿纳姆大桥,而神射手亨利也将视线收回,低语道:“它太高了,一旦德国狙击手潜入进去,半个阵地将暴露在他们的视野中。”

“不急,等天亮再管去它,德国人的眼睛总不能穿过黑暗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