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兵临城下(一)(1 / 2)

是夜。

云中郡。

插在土墙缝隙间的火把往下滴着油脂,朦胧之间,依稀可以看清城头上有一面旗帜在前方——

祠黄帝,祭蚩尤于沛庭,而衅鼓旗,帜皆赤。由所杀蛇白帝子,杀者赤帝子,故上赤。

呼啸的北风中,好大一个【汉】字迎风飘扬。

而夜色掩映下,守城汉军根本看不出远处有什么异常。

两里开外的地方,明晃晃的刀斧戈矛森然夺目,一队队骑兵排列整齐,等待着头领下令。

此时此刻,金氏双唇紧抿,正出神地望着前方高达三丈的城墙。

匈奴人善于骑射,儿能骑羊,引弓射鸟鼠,少长则射狐兔,用为食,但却不擅长攻城——

哪怕有那些越塞亡人帮助,他们依旧不会架设云梯、制作攻城锥。

眼下这种情况,最常使用的方法只有两种,一是围城,待城中粮食消耗殆尽,城池自然不攻自破,二是收买细作,趁着夜黑风高,将城门打开。

“头领,何时才能入城?要是再这么耗下去,恐怕汉人的援军就要到了,毕竟,黄巾军靠不住……”

“等。”

话落,金氏眯了眯独眼,死死盯着汉军城门,等待细作传讯。

虽然烧杀抢掠,确实是他们胡人的行事风格,但,只要那些有本事、会手艺的汉人真心归附,都不会被亏待。

这一次,为攻下云中郡,金氏拿出部落积了攒数十年的财货,多次威逼利诱,才买通了数名贪生求活的守城校尉,约好亥时开门。

唏律律~

由于首领没有发号施令,那些匈奴骑兵一个个端坐在马背上,一边安抚战马,一边耐心等待着。

突然,城头上的火把灭了两束!

金氏脸色一喜,又旋即收敛,只见他从身后抽出一副长弓,摸出两支造型奇特的骨箭,对准天空,大拇指紧扣弓弦,眼中尽是寒意。

“咻!”

两支特制鸣镝冲天而起,声传数里,惊醒了城中熟睡的军民。

“敌袭……”

一名汉军守卒下意识地吼出声来,却被满天飞来,犹如蝗虫般密集的箭矢瞬间扎成了刺猬。

铜箭揳入城门,发出持续不断的嗡鸣,那些被强征过来守城的百姓哪里见过这种阵势,个个吓得面色苍白,两股战战。

城中。

刺史张懿猛然醒来,才意识到自己并非在做噩梦,匈奴人真发动夜袭了!

与此同时。

七百里外,定襄城。

“王师威仪,赫赫天威!”

“王师威仪,赫赫天威!”

“王师威仪,赫赫天威!”

夜已经深了,县民却聚在一处,看着城外漫无边际的火光,大声叫嚷着。

此地聚集属于新兴郡管辖,却与雁门、云中二郡搭界,经常能看到一些难民踏着冰河而来,口中称,匈奴此次来势汹汹,数量足有百万之巨。

如此夸张的话,定襄百姓竟然信了,因为不仅难民这么说,那些侥幸未死、带着家奴的士绅同样如此。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