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谢幕(三)(1 / 2)

9月18日,是市场花园行动的第二天,现在太阳升起来了,对于第一空降师的伞兵们来说,是一个好兆头。

不仅能够看清敌人的动向,更意味着,第三十军的坦克部队将会赶来增援,这是最高指挥部事先承诺过的。

而德国人却与之相反,他们的一切沮丧,都集中在一群固执的人身上,那就是守在阿纳姆大桥北岸的二营。

这个时候,完成侦查任务的保罗上尉命令,他的霍亨施陶芬师侦察营朝北返回阿纳姆。

因为,通过无线电他得知,一股英国部队现在占据了大桥的北岸,且装备有大量反坦克武器。

上午九点半。

24辆装甲车依次驶上钢筋水泥桥面。

刚睡醒的蒙克站在天台上啃着军用口粮,紧接着,他听到了隆隆声,那是重型车辆才能发出的声响。

于是,蒙克抬起头,当看到各式各样的坦克时,他的精神为之一振,并抓着一旁的陆离喊道:“坦克!那是咱们的地面部队!”

“不,那是德国人。”

陆离摇了摇头,抓起一支piat,开始寻找敌人的运兵车。

然而,其他人并未在意陆离的举动,尤其是另外一侧阵地,很多士兵纷纷站起来,挥舞手臂。

直到坦克炮口旋转,正对着营部所在的指挥部,这群人才如梦初醒,大声喊道:“注意隐蔽,那是敌人的装甲部队!”

印在炮管下方的黑色*字旗,在阳光下格外刺目,令人不寒而栗。

时间过于短暂,很多人都来不及做出反应,就在下一刻,炮管开始发出轰鸣。

弗罗斯特中校所在的阵地是集火的目标,可陆离所坚守的学校也未能幸免,两发炮弹带着尖锐的呼啸声扑来。

爆炸在二楼响起,而产生的震荡,使玻璃框裂成无数碎片,焦灰状的木屑就像节日彩纸一样,雨点般落向四面八方。

在陆离的保护下,被压在身下的蒙克并未受到太大伤害,而其他站在天台的士兵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另外一枚炮弹直挺挺的落在两人左侧十米处,这群人当场死去了,或者正在死去,哀嚎声不断。

抖去身上的碎石和木屑,陆离翻到一旁趴着,他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了位,鼻子里有股血腥味。

同时,被余波震得够呛失去知觉的蒙克睁开眼睛,喃喃自语道:“我死了。”

紧接着,他认真思索了一下,又说道:“我不可能死,正在说话呢。”

“上等兵,你一共欠了我五条命,打算怎么还?”

说话的同时,陆离架着piat,将瞄准照门对着一辆运兵车。

那个司机以非凡的技巧,时而向左急转,时而向右急转,像一条灵巧的游鱼,不仅避开了昨夜己方留在桥上的车辆残骸,更是穿越了两个雷区——

那是特勒型地雷,威力不算大,但可以有效阻止装甲车前进,a连士兵在昨晚特意铺设的。

在蒙克注视下,陆离两指扣动扳机,穿甲弹瞬间出膛,正中驾驶室,车头燃起熊熊火焰。

与此同时,随着一声轰鸣,那些观战的士兵惊醒,开始组织起反攻。

作为回敬,弗罗斯特中校的机炮排率先反击,机枪的嗒嗒连发声,以及迫击炮的喀喀轰鸣声,响彻城市上空。

一时间,场面乱成一团。

似乎整座街区都在燃烧,有流弹误击了圣尤西比乌斯教堂的塔楼,躲在那里休息德国狙击手猛然惊醒,他们注视着巨型时钟的金色指针,那东西发疯般旋转,就像在暗示什么一样。

此刻,陆离盯着那辆报销的卡车,对还在发呆的蒙克吩咐道:“上等兵,把穿甲弹拿给我。”

“啊……好!”

蒙克不敢回头,急忙从木箱中取出一枚炮弹递了过去,因为他担心看到一些可怕的场景。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