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兵临城下(二)(1 / 2)

外出不过半个时辰而已,怎么搞出这幅阵势出来了?

陆离放下布帘,退了出去。

同时,压下各种纷乱的心思,不断提醒自己: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

接下来,他既要应付不知心怀何种想法的主公,又要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大战,根本无暇分心。

“孟明老弟,你不是进城巡视了吗,为何这么早就回来了?”

这个时候,爽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只见一名披着鱼鳞铠的男人走了过来。

“宋虞侯。”

陆离眉头一挑,先是转身朝来人拱了拱手,而后叹息道:“城中百姓多艰,不忍卒视。”

“唉,自从前年起,年成就不好,富者连田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百姓一直在默默忍受。”

宋宪是个中等身材的边地汉子,比陆离矮半个头,但肌肉却结实得像块磐石,只见他快步走来,一改先前打招呼时的和善,愤恨道:

“民生如此艰难,匈奴与休屠各胡却狼狈为奸,结伴劫掠边关,简直不当人子!”

对此,陆离颇为认同,心中怨念稍减——

他并非一个没有肚量的人,可是,自己梦寐以求、唾手可得的先锋官职位就这么没了,哪怕跟对方无半点关系,也会心存些许芥蒂。

“血债血偿,来日定要杀得这帮灭绝人性的畜生胆寒。”

不知怎地,一想到那位跪地哀求自己的老者,陆离总感觉有一股逆血涌上心头。

十几口人,大半死去,女眷尽数被抓。

死的是什么人?

男丁!

匈奴知道斩草除根的道理,不管老少,只要是男丁,肯定会尽数杀死。

而女眷被劫走,下场又如何。

为奴为婢?

陆离根本不敢往下深思,太屈辱了!

而宋宪性格直爽,许是见惯了这种事,心中少了分悲伤,多了分从容,拍着陆离的肩膀,宽慰道:

“到时候你我兄弟二人杀个痛快,看谁的武器先卷刃,如何?”

“莫敢不从。”

说完,陆离长呼一口气,努力平复再度纷乱起来的心绪,补充道:“便以一个月的俸禄作为彩头,输者请众位兄弟吃酒。”

“理当如此。”

宋宪舔了舔嘴唇,“若非军法严苛,营内禁止饮酒,定要请兄弟喝个痛快。”

话落,他整了整身上的甲胄,拉着陆离撞进了中军大营。

帐内。

别驾丁原依旧跪坐在最显眼的位置,表情极其严肃。

兄长张辽则立于一旁,虽不说话,但自有一番气度。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