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诡异头颅(1 / 2)

“我们先从面部开始吧,这里看上去最正常。”

说完,陆离看了看站在身旁的另外两人,征求意见。

摆在三人眼前的这具尸体,有着像章鱼触腕一样的上肢,和高高耸起、且布满不规则鳞片的脊背,以及看似毫无任何异常,却与身材极不匹配的粗壮下肢。

几者相比之下,小孩子都知道应该选择什么。

“嗯,面部区域不算大,我一个人来解剖就好。”

说着,杜克活动了一下腰身,并随手打开摄影机,开始担任主刀。

而潘明与陆离站在旁边观看,毕竟他们两个并非专业人士,还是从旁协助比较稳妥。

此刻,解剖刀、镊子、解剖剪等专业器械全都摆在金属台上。

不远处,其他同学通过投屏设备,默默看着三人操作。

时隔一个多月,杜克再一次碰到了解剖刀,他不自觉地活动了一下手指,回想着切开皮肤的感觉……

“别装了,怎么不划线?”白霄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哦、哦,忘了……”

杜克赶紧抓起旁边的解剖镊,在尸体面部划出一道道线痕。

站在左手边的陆离不禁皱眉,他对解剖这一行了解不多,但给尸体划线确实很重要。

然而,眼前这具邪神信徒除了脸部之外,其他部位恐怕已经超出法医的理解范围了吧。

那么,接下来该如何划线?

下一刻,腥臭的气味打断了思考,陆离低下头,看到解剖刀在切开表层皮肤之后,些许黑色油脂状物质渗了出来。

不仅是距离尸体最近的三人感到紧张,看着直播的另外十几名同学同样如此,因为,那只凝望深渊的邪神信徒,即将要被科学解密了。

事实上,杜克解剖得很细致,只用了一点点刀尖,从面中线像外侧剥离皮肤,整个过程不紧不慢……

“用镊子帮忙牵拉一下。”

全身心投入工作的杜克头都没抬,低声吩咐了一句,而陆离与潘明两人赶紧拿着解剖镊上前,做些简单的辅助工作。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面部各个区域的皮肤被剖开,露出复杂的皮下组织:青黑色的血管、暗红的神经组织、森白的颌骨、扭曲翻折的腺囊肿,以及一层近乎纯黑的油脂状物质。

潘明皱眉问道:“这玩意儿是脂肪吗,怎么变成黑色的了?”

“天晓得,反正科学可解释不了这玩意儿的生理结构。”

说着,陆离摇了摇头。

坦白来说,没人知道白霄的意图到底是什么,亦或者,上这种纯粹恶心人的课程究竟有何作用,反而,大部分人都觉得这家伙是在整蛊自己。

这个时候,杜克放下解剖刀,长松一口气后,说道:“伙计,我觉得,这家伙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类了。”

此时此刻,面肌、静脉、腮腺区以及各类神经全部呈现出来了。

不仅仅是血管,连神经都扭曲了,而这些完全违背科学认知的东西,却能够正常运转。

“就像是……另外有一套不为人知的生理系统取代了原先的结构,在维持生命活动。”

陆离提出了一种猜想。

可惜,没人回答。

因为,这个问题,大概只有某些大佬,还有创造它的邪神才能够解释了。

白霄见众人盯着自己,满脸无奈的说道:“你们三个做的不错,还愣着做什么,继续解剖啊。”

“好吧。”杜克将骨锤、解剖锯递给陆离,低声说道:“牙齿就交给了,帮忙敲下来。”

“另外,记得用些力。”

刚才在打开皮肤的时候,身为主刀的杜克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一般来说,人体面部皮肤的切口深度只需要做两毫米,甚至更浅,可是,他足足往下切了四毫米才做好一个合格的切口。

通俗来说,这个邪神信徒的脸皮很厚,以此类推,骨骼可能也会产生某种程度的变异,比如坚硬。

“知道了。”

陆离点点头,拎起骨锤轻轻敲击牙齿,起初他不敢用力,生怕将它砸坏了,可事实证明,这东西的硬度至少可以跟大理石媲美。

见状,潘明恨不得赶紧结束这令人作呕的解剖课,沉声催促道:“兄弟,用点力,不行就换我来。”

“不用。”

话落,陆离不禁加大了敲击的力度,但依旧不敢乱来。

一时间,持续不断的敲击声在解剖室回荡。

事实上,杜克的解剖手法堪称一种艺术,极具观赏性,而陆离的手法走向了另一种极端,简单、粗暴,难度跟搬砖差不多,卖力气就行。

又不知过去了多久,怪物的牙齿开始松动,接着就是脱落。

在众人的注视下,无数黑色液体从牙槽窝里溅射而出,将陆离的防化手套腐蚀出一个个孔洞。

“怎么了?”离得最近的潘明赶紧凑过来,口中喊道:“校长,给他治疗!学点由我来……”

然而,什么提示都没有。

因为陆离并未受伤,他看着已经无法使用的防化手套,低声说道:“伙计,我没事,先去换个手套,马上就回来。”

“学长,要不先到这里?解剖这鬼东西实在是太危险了……”杜克心有余悸,他偏头看向白霄。

闻言,白霄摇摇头,招牌式的微笑也早已不见,说道:“放心吧,我保证,这些防化装备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

不容拒绝的意味非常明显。

底下一片议论,另外十七名学生都在庆幸自己没被选中,同时也有些幸灾乐祸,毕竟这具邪神信徒的尸体看着就倒胃口,更别提亲手解剖了,既危险又没有任何好处。

不多时,换好手套的陆离走过来,拍了拍潘明与杜克的肩膀:“继续吧,下面是该打开头盖骨了吗?”

“我来。”

说完,潘明直接走到解剖台前弯下身子,没给两人反应的机会。

上次的插曲才刚刚过去,杜克不愿意陆离再去冒险,只能回答道:“小心点,慢慢锯。”

“知道,你们两个躲远点。”

潘明一边说,一边用骨剪和解剖锯对付眼前这个怪物的脑壳。

很快,离解剖台最近的三人再次出现了幻视,陆离脑中再度浮现出巨狼体内涌出昆虫的景象,杜克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耳内嗡鸣。

而上手触碰尸体的潘明反应最严重,他感觉喉咙有什么东西在涌动,难以抑制,不仅仅如此,一丝丝滑腻的液体从眼角、嘴角不断淌下,不断滴在防毒面具的玻璃镜上。

1888年,白教堂区的阴暗小巷中,死于非命的流莺;阿纳姆战场上,碎成数截的德国兵;孩童时代,虐杀的蜻蜓和蚱蜢……

久远的记忆在潘明脑中浮现出来,令他在感到恐惧的同时,又升起一种隐秘的畅快。

弱肉强食,世间真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