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忙碌的夜(二)(1 / 2)

肯尼迪国际机场,地下停车库c区。

摆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长木箱,它就竖在那里,比正常成年男子要高得多。

不仅如此,其上还雕刻着繁复的花纹,骷髅、花纹,以及刀剑。

“这是什么东西?”

“里面装了些什么?”

伊弗博士一边问,一边戴上手套。

充当协调员的吉姆博士耸了耸肩,无奈道:“尚未打开。”

“货舱单上怎么写的?”

“没有记录。”

“这次航班只运输了高尔夫球杆、橡皮船、机械零件,四十个发电机,还有一万只计生用品,却没有箱子。”

连续两次发问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伊弗博士感觉这次事件又棘手许多。

一件不在货物清单上的长箱子,死去的两百零六名乘客,两者之间绝对有着必然的联系。

可是,一个箱子能传播疾病吗?

如果真是如此,那未免也太不符合科学认知了。

身为一名传染病学专家,伊弗决定将其打开看看。

一旁,诺拉博士正在围着木箱来回打量,她有种强烈的直觉,这东西很诡异、危险。

略作思索,诺拉低声提醒道:“看起来很像棺材,不是吗?”

“不。”

“它足有2.7米高,除非死者是个巨人,否则用不到这种样子的棺材。”

伊弗博士走到箱子正前方,摸了摸它神秘复杂的纹路,补充道:“很古老,纯手工雕刻。”

此刻,在博士眼前的图案是两个骷髅人,它们手持镰刀,像是在看守大门,又像是在镇压不详。

“伙计们,过来帮忙!”

没时间犹豫了,伊弗大声呼喊医疗人员,因为这些人穿着密不透风的防化服,不必担心被神秘病毒感染。

很快,长木箱倒下了。

“在此之前,我们使用盖革计数器检测过了空气样本,设备显示,它没有任何问题。”胖子吉姆快走过来,“但运输安全委员会说得很清楚,他们不愿意cdc碰任何货物。”

伊弗无视了这个警告,面色凝重的说道:“打开它。”

“好。”

吉姆早有预料,直接上手。

在场的三位博士,加上机场主管毕什普,四个人合力将木箱打开了。

结果,极为诡异。

里面全是泥土,松软、漆黑。

毫无奇特之处。

可是,怎么可能会有人将一箱泥土从柏林运往纽约?

费时费力不说,还没有官方记录,它就像是凭空出现在飞机上一样。

并且,随着这东西的出现,灾厄降临了,飞机上的绝大多数乘客全部神秘死亡。

一系列巧合凑在一起,实在令人忍不住怀疑,其中是否隐藏了什么秘密。

“能容纳三个成年人的箱子,未被检查、未被列单,装上飞机的可能性有多大?”诺拉仰头看向机场主管。

毕什普绷紧眉梢嘴角,默默摇了摇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