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嗜血菌株(1 / 2)

隔离区变得安静起来。

事实证明,陆离拔枪警告的动作确实颇有成效,闹得最凶的摇滚歌手波利瓦以及琼·卢斯纷纷闭嘴。

没脑子却又喜欢吩咐人的家伙,可以找个合适的时机抓去解剖。

当然了,前提是他们的身体确实发生了某种不可逆的变化。

此时此刻,陆离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一旦有关部门迫于某种压力,将四名幸存者释放,那他立刻辞职,带着枪和工具亲自上门拜访这些人。

不过,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时间终于来到凌晨两点,陆离的血液检测结果出来了。

报告显示,陆警官的身体非常健康,可以解除医学隔离了。

不仅如此,各项数据显示,另外四名幸存者同样很健康。

幸好,医疗人员拒绝相信,正在准备第二轮检查。

明眼人都能看出这四人的脸色不正常,发烧、无力、嘴唇干裂,巴博先生甚至还宣称自己的耳朵内一直有东西在嗡鸣。

怎么可能是个正常人?

想到这里,陆离默默记下四个人的家庭住址、联系电话,一边收拾个人物品,一边对看守人员说道:“伙计们,我先去警队报到,你们有事就打电话。”

“去吧,如果有空的话,记得出去买几杯咖啡送过来。”守在隔离棚外的一名同事笑着回答。

值班室内距离这里大约九百米,里面有一个枪械库,虽然没有手雷、火箭筒等大杀器,但突击步枪也挺好的,总比伯莱塔手枪火力猛。

一路行来,数支巡逻部队与陆离擦肩而过,显然是其它部门过来协助疾控中心封锁机场的。

但,如此大张旗鼓,也造成了不少麻烦。

无数记者像是闻到腥味的鲨鱼一样,将肯尼迪国际机场团团围住,守在外面的工作人员或多或少都受到了骚扰。

更糟糕的是,这则新闻使得两百多个家庭陷入了恐慌,他们失去了丈夫、妻子、孩子,陷入了疯狂,正在朝机场聚集。

几乎可以预见,明早会成为一个转折点,如果有关部门能够顶住各种压力,以雷霆手段控制住机场、幸存者,并妥善处理那些尸体,那么这场灾难尚能阻止。

不过,陆离对此不抱任何希望。

在规则许可范围内,尽职尽责就好了,他可没忘记,自己现在只是一名私人警察,在秩序没崩溃之前,要是乱加戏,恐怕要被校长扣表现分。

凌晨两点半。

身着防弹服、携带对讲机的陆离走出值班室。

“警长,你们在哪里?”

“赶紧来地下车库c区,这里很缺人手,毕什普主管失踪了。”

“什么?我这就过去。”

话落,陆离快速奔向地下车库。

直觉告诉他,正戏开始了。

在警队成员四处搜寻毕什普主管的下落时,伊弗博士与助手诺拉正在飞机内部搜寻线索。

大约两个小时前,纽约地区的首席法医解剖了多具乘客尸体,他提供了两个很关键的信息——

这些人脖颈上都有一个切口,很微小,只在特定光线的照射下,才会显露出痕迹。

用首席法医的话来说,切口深度保持在颈动脉不会破裂的范围,切割精准,没造成任何淤伤和创伤。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