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黑十字(1 / 2)

【当现实与幻想不再泾渭分明时,恐惧就此诞生】

“这还真是个腐烂的结局。”

“猜错了,现在可不是剧终。”

“你还没读到呢。”

刺啦!

铁门上的玻璃窗碎裂,一双染血的手探了进来。

山姆·尼尔从噩梦中惊醒,脸色煞白。

就在刚才,清醒不过十分钟的他又一次睡着了,并且,再次梦见那个怪异小镇:

教堂、腕触、畸形怪物。

乱跑的孩子、邪恶的黑犬、疯狂的行人、湿漉黏腻的铁门、恍若从宇宙深处飘来的呢喃……

想到这里,山姆打了个寒颤,捡起地上的黑色蜡笔,听着从过道内传来的《我们刚刚开始》,继续进行自我救赎。

一门之隔。

陆离眉头紧皱。

这家伙要蜡笔干什么,难道跟八号病人一样,幻想到了什么诡异生物,想要将祂们画出来?

咔哒。

这个时候,护工推开了铁门。

“陆医生,您确定不要陪同吗?这个病人才刚入院,状态很不稳定,我担心……”

说到这里,冯子良抬起头,看向面无表情的陆离。

可惜,陆教授没有理会他的暗示,拎起旁边的木椅:

“不用,有需要我会喊你的。”

“对了,记得把门关上,我不想在给患者做病情诊断时被人打扰。”

真相,近在眼前。

陆离没有犹豫的理由,快步走了进去。

与此同时。

看着陆离的背影,独自守在外面的冯子良突然笑了,露出鲨鱼般尖锐的牙齿。

这间病房处在背光处,加上没有安装吊灯,环境一片昏暗。

而唯一的光源是一扇窗户,它开在墙壁高处,被一堆布满灰尘的蛛网缠绕着,透光性极差,聊胜于无。

沙沙沙……

摩擦声在病房内回荡。

此刻,陆离眼中的关键先生山姆·尼尔正趴在地上,专心致志地绘画。

黑色十字架。

用来睡觉的软垫上,密密麻麻都是十字架,它们由黑色蜡笔绘制而成,一看就知道,这需要耗费大量时间才能完成。

大概得花十天时间。

由此看来,这位私家侦探,从入院以来,一直没闲着。

一念至此,陆离愈发想要搞清楚真相,索性直奔主题:

“山姆·尼尔,是吗?”

可惜,这位侦探正忙着画十字架,无暇分心。

“山姆·尼尔?”

陆离再次出声,依旧没有得到回答。

无奈之下,他换了一种方式,坐在椅子上,低声说起了自己的见解:

“黑色十字架源于基督的受难与复活,久而久之,便成为人的苦难与希望的符码。”

“所以,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这一次,山姆终于有了反应,他跪在地上,手臂不断起伏,显然是加快了绘画速度,口中含糊不清道:

“等一下。”

闻言,陆离点了点头,不再出声,继续打量四周环境——

四张海绵垫贴在墙上,防止病人撞墙自残;一张软垫,用来睡觉;一个装有盖子的小木桶,不知用途。

相比之下,医生休息的房间确实要豪华许多,不过,需要忽略那些会在深夜出没、行动诡异的灵魂体。

这个时候,山姆转过身子,抬头问道:“找我什么事?”

黑色十字架!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