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神启(本卷终)(1 / 2)

一场献祭,诡异而神秘。

为了让不受操控的陆离入局,十个月后的萨特·凯恩将自己整个撕裂,就像撕破一本书的封面那样。

通过这种仪式,他得到篡改时间的伟力,同时,也向这条世界线下的自己,传达了神之意志。

此时此刻。

教堂内一片漆黑,只有墙上的烛台还在散发着微弱的光亮。

达琳正用狂热的目光注视着黑洞深渊,用古怪的双重音调说道“祂在看你。”

话落,这个疯女人从凯恩的身体内挣脱而出,朝陆离缓缓走来。

每向前踏一步,关节都发出喀拉喀拉的声响。

正如调查员山姆·尼尔所描述的那样,她最终会变成一个畸形怪物。

怪笑声中。

陆离将视线从黑洞上挪开,恰好看到在地上爬行的达琳扭动腰肢,将上半身翻转过来,接着,是头颅,身躯似乎变成了三截,颈部的皮肤更是因为无法承受这种扭转,开始皲裂、渗血。

“祂在看你……”

女编辑以这幅模样朝陆离慢慢爬过去。

坦白来说,再有同情心的人,只要看到这一幕,都不会产生恻隐之情。

陆离踏步而出,萨杜之剑划出一道刺眼的弧光“我将对你施以仁慈。”

由于速度太快,连投射下来的影子都扭曲了,墨绿色血液同样如此,它们从断口处慢慢溢出。

待黑影站定,时间才恢复正常,血液与一颗圆滚滚的事物冲天而起。

陆离抖手震去剑身上的血迹,默默注视只剩下半个躯壳的凯恩,以及不知联通何处的深渊巨口。

狂风已经停止。

而怪物们挤了出来,绿色眼球密密麻麻。

“这就是你给我安排的结局吗?”

可惜,这个问题永远没有答案了。

事实上,在召唤出深渊之门后,凯恩便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躯壳。

“血肉……”

“饿啊……”

怪物们潮水般涌来,它们长相不一,有些模样类人,浑身布满黏液,如刚从深海中爬出来一般,有些却是畸形,像是由多种生物拼凑而成,依靠膜翼悬浮……

但是,这些丑恶怪物都在用某种古老而诡异的声音呼唤,仿佛哭泣,仿佛吟诵。

它们争先恐后,生怕无法分得一羹,从各个角度扑来,滴下口水的獠牙马上就要插入陆离身上。

关键时刻,一声狼嚎响起。

禁忌的画面出现了。

畸形怪物们倒飞而出,一头依靠双足站立的银白色巨狼仰天长号,像是火山爆发一般,嚎叫声越来越尖利悠长,让人不禁想到最原始的恐惧。

这是一场必死之局,怪物们无边无尽,不断从深渊巨口中涌出,教堂内已无立足之地。

然而,对于死亡的抗拒,对于深渊怪物的厌恶,以及对胜利的渴望,陆离顺应了本能,不再借用圣血单纯地压制兽性,而是加以引导。

一切情绪化为暴怒,火焰在心中疯狂燃烧。

当怒火占据所有思维,试图发出野兽般的嘶吼时,身体核心处,圣血开始起作用,它就像一条可以随时束缚一切的绳拴,出来晃悠了一下,警示对方不要越线。

似乎是一场交易,以部分身体掌控权换取潜在力量。

只见一层淡红色的气芒涌起,覆盖了完全狼人化的陆离,这股来自心灵深处的神秘力量成功具现化!

猛地向上爆发。

脚下的木质地板开裂粉碎,粉末灰尘如波浪般起伏着,崩裂的区域不断往外蔓延,隔出一片真空地带。

此刻,神智清醒的陆离感觉力量暴涨了无数倍,有种一拳可以轰碎一切的感觉。

另一边。

突如其来的异变,使怪物们稍稍退散,豺狼似的窥视着猎物。

可惜,不过数个弹指的时间,对血肉的渴望压过了一切,它们再度压了上来。

瞬间,难听的尖叫声刺痛耳膜,怪物极度亢奋。

看着眼前的一道道黑影,狼人陆离没有闪避,他,不,它挥动巨爪卷起浓烈的强风,往身前一掀,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成型了。

那些抢食吃的怪物还没反应过来,就飞了出去,在此过程中,肢体四分五裂,颜色各异的诡异血液化为雨点,散落得到处都是。

挥手之间,便是远超想象的力量!

生死之间,陆离有刹那间的失神狼人血统深度开发,势在必行!

神秘气芒加持下,他仿佛立足于另一个领域,近距离交锋,堪称无敌。

或许,这是力量暴增后带来的错觉,但确实比之前强多了,可谓天地之差。

嗷呜——

随着一声嚎叫,陆离迫不及待地冲了上去,哪怕敌人望不到尽头,黑洞身处隐藏着更为恐怖、不可名状的存在,它依旧选择主动进攻。

这是一个称量自身的机会。

不容错过!

狼人本就是擅长冲锋在前的战士,无需考虑防御,因为比金属还要坚固的皮毛、堪称变态的恢复力,使这个族群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战斗方式——

进攻,再进攻!

不必理会对方的攻击,直接扑上去将其碾碎。

陆离初次尝试以这种方式作战,竟然没有丝毫凝滞,它仿佛刻入了本能,无需刻意学习、模仿、调整。

怪影一道接着一道倒下。

没时间庆幸、骄傲。

腥风扑面。

漫长岁月未曾进食的怪物悍不畏死,它们张开淌着涎水的巨口,一颗颗尖锐、参差不齐的森白利齿,对准了那块正在高速移动、散发着血肉香味的活物。

陆离再度咆哮,挥舞狼爪,将挡在身前的一切撕成碎片,而后红色气芒暴涨,拧身向后一拍,空气急剧地扭曲变形。

那是一头长着膜翼的怪物,它通体漆黑,墨绿色的眼眸毫无波动,宛若死星一般枯寂。

嘭!

急剧压缩的空气瞬间炸开,狼爪未至,便已令它难以维持飞行姿态。

紧接着,这一击落到实处。

怪物合拢双翼,试图用骨架抵挡伤害,但却根本招架不住,巨力以不可阻挡之势把它砸进了天花板。

碎屑漫天飞舞。

可是,攻击还未结束,陆离高高跃起,拽着这头身体尚未碎裂的偷袭者,用下一扯,它粗壮、布满鳞片的下肢往地板上重重一顿。

周围的残肢被震起来,大量墨绿色血液雾化,模糊了视线,可见力道之刚猛。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