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贪狼(1 / 2)

后来,裴元绍因崇拜关云长,回到卧牛山,邀请和他一起落草的黄巾军将领周仓,一同投奔关羽。

关羽本欲收留,但他身边带着甘夫人与糜夫人,觉得不妥,又不想寒了裴元绍的心,便留了周仓一人随从。同时作出承诺,一旦与主公刘备相会、安顿好两位嫂嫂,就回来接应裴元绍,并将他带领的山贼收入麾下。

至于这家伙的结局,陆离依稀记得自己曾在笔记中写下两个词——

戏剧、悲催。

【因从此处经过,裴元绍下山来夺吾马匹,云就杀之,借此安身】

在关羽离开后,裴元绍并不安分,一日,赵云路过卧牛山,这家伙见赵云的坐骑夜照玉狮子异常神骏,再度动了贪念,却被一击挑死。

因抢马,结识了关羽,又因抢马,得罪赵云被杀。

最终,在刘备的调和下,此事不了了之,没了后文。

裴元绍的出场篇幅实在是太短了,若非他的命运充满了戏剧性,加上陆离看书仔细,根本不可能记得有这么一号人。

“什么?”

此刻,站在亭舍内,表达对大贤良师思念之情的裴元绍愣住了,看着眼前无故发笑的陆离,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皱眉问道:

“何故发笑?”

与此同时。

陆离掏出从黄巾力士尸体上摸来的符纸,其实,他一直有个猜想,没机会得到印证——

太平道精通术法,面对席卷大半个国家的瘟疫,张角曾经将烧出来的符纸灰,倒入水中给病人灌服,利用治病来传教。

而现在的形势不容耽搁。

因此,陆离没有犹豫,直接将两张黄符塞进嘴里咽了下去,同时将第三张符纸贴在伤口处。

霎时间,几乎将其拦腰斩断、可见各种脏器的刀伤开始结痂,一股股暖流涌向四肢百骸。

由赤焰所化的气芒再次将陆离裹住,不能说恢复如初,但他确实有了一搏之力。

见自己的话被无视了,裴元绍脸色一冷,右手搭上了刀柄,身上同样杀意沸腾,心想:

符纸终有用尽之时,不过是再浪费一番手脚罢了。

可惜,这架势并没有唬住陆离。

他手握残刃,立于身前,仿佛忘记了先前落败受伤的景象,只当对方是个势均力敌的敌手。

“难道你想拿我当磨刀石,一举悟出战魂不成?”

话落,裴元绍哈哈大笑一声,不再犹豫,依仗身后战魂的加持,呼吸之间,直取陆离项上头颅。

两人再度开始缠斗,残刃与长刀在空中多次交鸣,不知不觉中,由石条、糯米汁、夯土搭建的亭舍轰然倒塌。

看着黑夜中恍若神人的两人,以及冲天倒起的风雪,亭长季忠当机立断,命令求盗率领亭卒后撤百步。

悟战魂者,近神!

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原公亭,竟然同时来了两尊大神。

自始至终,陆离都保持着高度专注,无视了缚魂之栓的多次警告。

而裴元绍见久攻不下,心中不可遏制地涌出一个念头,眼中戾气大作,长刀瞬间砍出。

寒光乍现!

又化为数道虚影,令人难以捉摸,而陆离眼神一凝,随后,朝左上侧斩出一刀。

铛!

击鸣声响起,幻影转瞬即逝。

“呵,眼力有长进。”

裴元绍低叹一句,身手却不慢,双手持握刀柄,居高临下,顺势向下一压,逼着陆离与他角力。

陆离则肩膀一抖,残刃一转,矮身侧滑,根

本不与之正面硬碰,锋利的刀面直扎心口。

这一击自然不会奏效。

裴元绍突然收力,身子猛地后撤,由于突然变势,脚板在青石板铺就得地面踩出数道印子。

局势变得微妙起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