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并州丁原(1 / 2)

低嚎声中,亭内众人看到,原先被一团红芒包裹的陆离,变成了另一番模样,身后有一团青色光影在涌动,且渐渐凝实。

【贪狼:属水木,北斗第一星】

只见,青狼在显形的一瞬间,眉心处亮起一团神光,直接与陆离融为一体。

与此同时。

数十米外,目睹了这一幕的裴元绍大口咳着血块,眼中闪过一丝没落,他当初就不该留手,若是乘胜追击,直接杀了对方,就不会……

下一刻,青色光刃临体,带着浓烈腥臭味的血液高高溅起,一颗头颅落地,在地上打着旋。

反派死于话多。

不知怎地,亲自斩杀敌手的陆离想到了这么一句话,幸亏这家伙是个性格奇葩的话痨——

不然,倒在地上的就是自己。

一念至此,陆离长叹一口气,在亭卒们惊惧的目光中,主动散去显化在身后的异象,同时,走了过去。

作为官军制式武器,环首刀确实锋利耐用,可一旦与领悟战魂者交锋,难免会吃亏。

所以,弯腰拿走裴元绍的武器之后,陆离开始在尸体上摸索——

两块拳头大小的金饼、纹路更为复杂的黄符十张、一块被斩成两段的护心镜,以及已经拆封的信件。

正如裴元绍所说的那样,渠帅郭泰在扯旗造反前,邀请他从千里之外的河南郡赶来,共商大事。

结果却遇到了自己。

“郎君,不,这位义士……”

这个时候,一名亭卒壮着胆子走到陆离身旁,心中打颤:这可是由青石板铺成的庭院啊,竟在交战中碎成渣了。

读书人?

信你个鬼!

见亭卒欲言又止,陆离停下手上摸尸的动作,起身问道:“何事?”

然而,亲眼目睹神仙打架的亭卒,见陆离看着自己,瞬间打了个哆嗦,忙道:“无事、无事。”

见状,季忠快步走来,拱手行了一礼,身为一名心怀大志的亭长,他对战魂有所听闻,自然不会将其当成鬼神一样的存在。

“陆义士,如今亭舍被毁,还请移步塾中歇息。”

“等等。”

陆离点了点头,又在尸体上摸了一阵,确实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物品了,才起身说了句:“请人将尸体缝好,找个山清水秀之地埋了吧。”

话落,又从褡裢中掏出几十钱,扔给亭卒。

裴元绍,原著中一个被赵云随意挑死的小角色,竟然如此棘手,若非生死关头领悟战魂……

想到这儿,陆离心中一沉,武将分三六九等,裴元绍明显是那种最次的存在,杀了他确实没什么成就感。

另外,贪狼战魂所带来的加成,也没有搞清,只能确定一点,可以轻松瞬杀裴元绍。

下意识地,陆离觉得,可以不用着急去雒阳,其实,在并州这战乱之地磨砺一番,倒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而这些,都是实力提升,给心态带来的变化。

一旁,走在前面引路的季忠见陆离停住脚步,似乎藏着心事,不禁问道:“义士,你怎么了?”

“没什么。”

陆离不欲多言。

所谓塾中,是指亭长办公的地方,由于离亭舍有一段距离,没有受到大战波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