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如愿(1 / 2)

“我赌百钱,押千夫长百招之后惜败。”

“败?五十钱押小白脸输。”

声音在军营各个角落响起,气氛很是热闹。

只有一处地方例外。

中军大营旁的一处营帐周围,安静得可怕——

事实上,二月的并州算得上是严寒了,就这么待在野外,哪怕有篝火取暖、牛皮帐篷御寒,孟良此刻还是忍不住打哆嗦。

反观守在旁边的精锐士卒,哪怕没有领悟战魂,依旧不惧严寒,站得如标枪一般,默默注视前方发生的战斗,眼中时不时闪过一丝期待与火热。

如果有得选,孟良宁可当场自刎,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手筋、脚筋均被挑断,连死都成了一种奢望。

另外,一旦自己被押送至官军大本营,不仅是插翅难逃,而且还会被精通术法的谋士搜魂,到时候,哪有什么秘密可言。

一念至此,他不由得慌乱起来,无心去管其它事情,满脑子都是如何自我了断!

由于演员陆离刻意放水,致使本该一面倒的局势,变得更具观赏性。

势均力敌、险象环生,那些执行看守任务的玄甲军士也不再克制。

“你说那个白面儒生会使出战魂吗?啧啧,真想不到,看起来如此俊俏的人,竟然……”

说到这里,负责看守贼将的玄甲士卒摇了摇头,心情极为复杂。

“莫要多想,纵使张召久经沙场磨砺又如何,与领悟战魂的真正武将相比,依旧有着天地之差,你继续往下看吧。”

说话者颌下三缕长须,收拾得仪表堂堂,右手背在身后,虚握着弯刀,似乎已经猜出了结局。

事实上,为了保证俘虏不出现任何意外,张辽特意安排了麾下武将看守此处。

一个沦为残疾的废人,一个处在巅峰状态的边关悍将,再加上身处中军大营,还能让孟良翻天不成?

与此同时。

陆离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已经在故意放水了,这家伙怎么还不放大招?

再拖时间就没意思了!

身为一名专业演员,陆离深知一个道理:在对方最神勇之际,以风卷残云之势将其打败,节目效果才会拉满,而这样做有两个好处:

一,为树立威势。

毕竟,军中是最崇尚勇武的地方,一将无能累死三军,武将够强,在两军对峙之前,先斩了敌将可以增强己方士气,减轻伤亡,反之亦然。

二,为引得张辽亲自出手。

要知道,他可是五子良将之首,虽说张辽现在的名气仅限于并州一隅,但他将来走南闯北,和各路人马交手时,注定会在中原大地留下无数传说:

濮阳之战、徐州之战、小沛之战、下邳之战、汝南之战、官渡之战、赤壁之战……

合肥之战后,名字已经到了止小孩子夜啼的地步。

而这些,不只依靠统帅能力,个人武力值也是天下一流,能跟各种顶级武将单挑,且不落下风——

夏侯惇、关羽、张飞、赵云、张郃、吕蒙、太史慈、甘宁、凌统。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