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挡箭牌(1 / 2)

后宅,花园。

“娘子,那位少年将军正在后宅偏舍歇息,要去看看吗?”

前来传递消息的,是丁秦予身边最宠信的户婢,刚才她恰好在书房附近,于是被丁原点去,为陆离引路。

闻言,丁秦予顾不上其它,直接抓住报信的户婢,追问道:“样貌人品如何?”

“可曾有婚配?”

这副模样,让人不禁想到了恨嫁的女子。

而户婢回忆着陆离的气度,一时间竟痴笑起来,她觉得,像陆离这种言行举止如士子、气质又如武将般踏实的人,实在是难得一见。

尤其是进屋之后,按照规矩,侍女应该为其宽衣解带,可对方却下意识地站到墙角,透着一股拘谨劲儿,想必是个良家子。

这个时候,丁秦予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语气中微冷:“怎么不说话,莫非尔等刚才是在诓骗我?”

要知道,丁原也是草莽出身,从基层小吏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爬到并州别驾这个位置上的,不太看中什么礼法,加上妻子死得早,无人帮其管教独女。

在这后宅之中,丁秦予的话很有分量,有时候都比主公丁原更具威慑力,所以,哪怕她平时经常跟户婢一同嬉乐,但只要冷下脸,无人敢与之开玩笑。

见状,那个见过陆离的户婢连忙按下心思,说道:“没有、没有。”

“那位将军的仪容风度不凡,不知会令多少并州女子芳心暗许,情思怅结……”

大概是久居闺中,这些户婢跟自家主人一样,恨不得找个合适的男子嫁了。

见身边人都这么说,丁秦予亦不再犹豫,抓着户婢的袖口,风风火火道:“带我去看看。”

如果可以,她希望赶紧把事情定下来,以免父亲昏了头,为拉拢义子卖女儿,把自己嫁给吕布做小。

疾行片刻,有一名户婢似乎注意到了什么,赶忙上前拉住满脸急不可耐的丁秦予,低呼道:“娘子……你就打算这么过去?素面无妆,怕是要让那位郎君感觉怠慢了。”

“没错。”

“跟我回去,团儿,你去那边盯着点。”

此时此刻,陆离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他正将佩刀挂好,跪坐在桌案旁盯着一堆旧公文发呆,无所事事地等候下人通知。

【十余年间,太平道众徒数十万,连结郡国,自青、徐、幽、冀、荆、杨、兖、豫八州之人,莫不毕应】

【鉅鹿张角自称天师,弟子数十万人。始起兵,皆着黄巾以相识别,故世谓黄巾贼】

【州县发遣兵募,人身少壮、家有钱财,参逐官府者,东西藏避,并即得脱;无钱参逐者,虽是老弱,推背即来】

这里应该是丁原曾经的住所,摆放着一些黄巾起义时期的旧公文。

随意翻看了两下,陆离便来了兴致,因为,日后有资格逐鹿中原的诸侯,大部分都是在这场乱战中捞到了起家的资本。

另外,进入副本世界后,碍于身份限制,陆离接触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而现在,他如愿得到官身,勉强算是拿到一年后雒阳争锋的入场券了。

因此,眼下这堆公文,倒是一场不小的机遇,可以通过比对,看看跟《三国演义》《三国志》有什么不同,更加偏向哪一方。

换而言之。

可以由此推出,校长如何安排剧本走向。

大概率是演义为蓝本。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