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鬼才陆离(1 / 2)

【布大怒,潜入卓卧房后窥探。时貂蝉起于窗下梳头,忽见窗外池中照一人影,极长大,头戴束发冠;偷眼视之,正是吕布。貂蝉故蹙双眉,做忧愁不乐之态,复以香罗频拭眼泪】

孤男寡女、花园、香囊。

再加一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这种烂俗的故事,在演义中又不是没有原型,董卓和吕布的关系就是这么被挑拨的!

陆离要是再看不出其中的原委,那他还是趁早找个偏远山区落草为寇,混到剧情结束吧,还努力闻达于诸侯?

不被谋士们玩死就死好事了!

坦白来说,这件事确实大意了。

可是,任谁也不会想到,一代枭雄丁原的后宅中,竟然会有这种狗血事发生。

“娘子口中的要紧事便是送香囊?”

事已至此,陆离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而吕布是否会因此心生嫉恨,想来应该不至于。

静下心来一想——

刚才打照面时,吕布表现得进退有礼,看不出一点愤怒。

笑里藏刀?

心怀记恨?

不可能。

无论是哪个版本的吕布,都不是心思深沉之辈,反而喜形于色,心中始终遵循一个原则:

人所犯我,我当场还回去,从来没有隔夜仇。

念及此处,陆离心中松了一口气,要知道,那可是三国世界的武力值天花板,经常遭到一群顶级武将的围殴。

一言不合开无双、平a即是大招、能够让刘关张三人刷足名望的存在……

以上都是吕布的标签,不到万不得已,能不得罪就不得罪。

这个时候,站在旁边的丁秦予察觉到陆离脸色转霁,美眸一转,俯下身子,亲自将香囊给他系上。

“妾并无他意,赠此香囊,只愿将军起居怀馨。”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着实将陆离又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推开丁秦予。

由于对方身份非比寻常,陆离一直收着力气,没敢有太大动作,然而这也给了丁秦予更进一步的机会,片刻之间,蓝色罗带已然系了上去,出现在他的腰间。

东汉版绿茶?

念头急转之时,她又抬起头笑道:“妾知道将军心中一定觉得秦予轻贱,奈何世间无双全法,只能出此下策。”

如果说丁秦予单单解送随身香囊,刻意叫吕布撞见,那只会让陆离认为自己被当成挡箭牌、平白无故增添麻烦,至多,日后疏远她,不再与之有瓜葛便是。

可是,眼前这招以退为进的举动,倒是令人心生恻隐,忍不住想要听其解释一番。

而陆离思忖,既然已让吕布心生误会,不如听其道出实情,想想如何应对。

“愿闻其详。”

闻言,丁秦予心情跌宕起来,断绝父亲的念想是一回事,嫁给为妇则是另一回事,婚姻大事左右要听人安排,倒不如趁此机会挑个自己中意的丈夫。

换而言之。

她对陆离贼心不死,而强扭的瓜不甜,必须借此机会挽回自身形象。

在陆离的注视下,丁秦予抬袖掩面,叹息道:“妾性喜自由,不愿嫁与他人做次妻……”

随着低沉的叙述声,几个待在一旁侍奉的户婢纷纷附和,替其赌咒发誓,还帮着补充。

渐渐地,陆离僵着的脸上开始浮现出笑意,心中疑虑消失大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