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及时雨吕布(1 / 2)

“上师,最西侧阵营已经被击溃了!”

一骑飞来。

此刻,郭泰刚好骑上马背,准备驰援杨奉等人,而不是临高督战。

不过,探子的话令他勒住缰绳,脸色平静地等待着后文。

“小人从侧营那边逃回来,最西侧!汉军大将中有一怪物,猛不可挡,仅凭一人之力就撕破了大军防线。”

“而前去镇守的杨奉将军根本不敢上前,直接率人撤走了!”

闻言,郭泰瞪圆了眼睛,不复先前那副老成持重的样子。

当然了,也有小帅满脸难以置信,指着探子骂道:“竖子,休要诓骗吾等!”

“不错,杨奉将军正在与韩暹将军一同围杀汉军小将,如此勇猛,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探子哪里见过这种阵势,赶忙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口中连呼:“不敢欺瞒,句句属实。”

这个时候,郭泰顾不上维护老帅风度,直接纵身跳回高台之上——

奔腾千里荡尘埃,渡水登山紫雾开。掣断丝缰摇玉辔,火龙飞下九天来。

一名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的猛将单骑冲来,周身散发着金红色的光芒,盛大灼目,连胯下坐骑都被染成了同色,恍若天马下凡一般。

而沿途的士卒,如同忽遭冰雹打击的麦田,弹指之间,死伤无算。

郭泰长呼一口气,转而看向身后,望着被众小帅带上高台的探子,一字一顿道:“敌军可曾攻上城池!”

“应该上去了吧,那魔神杀得城下守卒……”

许是察觉到上师脸色难堪,探子赶忙改口道:“当时人马汹汹,小人根本不敢靠近。”

听得回答,郭泰再度看了一眼西侧,最后又偏头望向渐呈溃散之势的中军大营,喃喃道:“老夫之罪,未能及时撤走,好不容易举起来的大军,散了……”

“需亲自向大贤良师请罪。”

话落,他拔出长刀,高声喊道,“转击侧翼!”

“老夫冲至最前方,陪兄弟们一起赴死,决不偷生!”

另一边。

陆离麾下的狼骑锐士本来就是强弩之末,纵使主将想为其断后、吸引注意,依旧难以逃脱。

但忽然杀出的那支援兵,使他们有重新燃起了斗志。

乱入东汉末年的数百名新生,谁人不知吕布骁勇?

【后面一将,纵马挺枪而出。匡视之,乃河内名将方悦。两马相交,无五合,被吕布一戟刺于马下,挺戟直冲过来。匡军大败,四散奔走】

什么河内名将?

五回合都撑不住,就被阵斩了。

【北海太守孔融部将武安国,使铁锤飞马而出,吕布挥戟拍马来迎。战到十余合,一戟砍断安国手腕,弃锤于地而走】

什么北海猛将?

不过十余合,便招架不住,断腕败走。

【三路诸侯退三十里下寨,随后五路军马都至,一处商议,言吕布英雄,无人可敌】

另外,温侯之猛,可是得到各路诸侯亲口承认的。

但对于周天和杜泉二人来说,这些仅仅是纸面描述罢了,而今才是第一次近距离目睹吕布的勇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