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雒阳来使(1 / 2)

只要提到三国,那就绝对绕不开一个人,董卓。

灵孝皇帝死后,他击败了无数竞争对手,成为雒阳城内唯一的实权人物,废除少帝刘辩,另立献帝刘协为新君,而有了从龙之功后,二话不说,直接干掉那些与自己唱反调的人。

再后来,他索性不装了,掀开忠臣的面具,开始夜宿皇宫,灵孝皇帝留下来的嫔妃、公主都没能逃脱魔爪。

修史的陈寿如此记载:

董卓狼戾贼忍,暴虐不仁,自书契已来,殆未之有也。

换而言之。

占领雒阳后,董卓所犯的罪行罄竹难书。

但一个残忍好色、毫无优点的人,怎么可能从一介平民爬到这个位置。

事实上,在进入雒阳之前,董卓一直是个叱咤疆场的风云人物,性格豪爽、热情好客——

少好侠,尝游羌中,尽与诸豪帅相结。后归耕於野,而豪帅有来从之者,卓与俱还,杀耕牛与相宴乐。诸豪帅感其意,归相敛,得杂畜千馀头以赠卓。

少年时代的董卓就是一名远近闻名的侠士,广交豪杰,哪怕归家种田了,有人前来拜访,为了表达热情好客之意,他特意杀了自家耕牛。

要知道,私杀耕牛在历朝历代都是重罪,比人都金贵!

而董卓毫不犹豫地这么做了,不仅是胆大,看人也很准,那些被他招待的豪杰,没有白吃白喝,回去之后,立刻用千百倍的牲畜回报董卓。

坦白来说,曹老板是陆离曾经的第一人选,至于第二人选,其实就是董卓。

一名合格的演员,不会对出演反派抱有抵抗。

一挑十八,只是惜败、被迫迁都而已,要是加入董卓阵营,意味着什么?可以跟在吕布后面,在十八路诸侯面前抖威风啊!

当然了,如今成为并州军高层的陆离不会再改投他人了,更不会让吕布叛变。

不然,他拼命拉拢赵云干什么,图得不就是把并州社团打造成永不沉没的巨船吗?

这个时候,正在品酒的张辽愣住了,他觉得陆离最近一直闲赋在府中打磨武技,两耳不闻窗外事,并不知道这则消息。

见张辽久久不语,性格直率的丁秦予直接追问道:“真是这家伙吗?”

并州刺史与并州牧职权完全重叠,军、政都能抓,而且她爹虽然有骑都尉这个秩比二千石的身份在,但绝对没有州牧尊贵,那什么董卓一来赴任,该谁说了算?

下意识地,丁秦予觉得这会不会是皇帝刻意为之?

见状,张辽不再卖关子,“没错,继幽州牧刘虞、豫州牧黄琬、益州牧刘焉之后,董卓成为世间第四个州牧。”

话落,他表情从容地补充道:“小姐不必忧虑,就算这董卓来了,也根本无法架空丁公,我并州军上下一条心。”

之所以刚才会提这茬,是因为张辽突然想起此事,再加上他长期待在河内练兵,找不到熟人叙话,索性吓一吓陆离与丁秦予这对新人。

事实上,丁公一点都不会担心,哪怕董卓麾下同样兵多将广、也曾担任过并州刺史。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