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山雨欲来(1 / 2)

雒阳是一座以宫省为主的城,南、北二宫占了近一半面积,里面住着天子、太后、两位皇子以及妃嫔,而尚书台、三署郎、虎贲军、羽林军等大部分国家机构则位于城北。

而陆离一行人是从东侧最南边的望京门入城,自然看不到官寺,但四周俱是高门大户,内里阁楼亭台、林木葱郁,不仅如此,府外还站着数十名年轻武士,皆披甲腰剑,英气外露。

在雒阳待了整整一年,潘明对城区分布情况可谓了如指掌,当即向陆离等人介绍道:“这是三公居所,袁绍的叔父太傅袁隗就住在此处。”

三公乃世间最尊显的三个官职,府邸各占据一坊之地,确实算不上过分。

而陆离看了一眼就将视线收回,袁隗乃是文官之首,岂是他们几个边将随意可见的?再加上现在雒阳时局混乱,这位太傅怕是连歇息的功夫都没有——忙着接见朋党。

至于袁绍,此刻正奉大将军的命令,待在西园看管部将,自己同样见不到。

不过,在陆离眼中,曹孟德远比其他人更值得一见。

“尽快出发吧。”

这时,张辽望了望挂在天际的一抹残阳,说道:“再晚就要犯禁了。”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夜晚是事故多发的时间,因而,自周朝起,就已经出现了宵禁制度,本朝自然遵行不悖,尤其是眼下,天子已处在弥留之际,只怕暮钟一响就要封锁街道。

闻言,潘明当即回答道:“既然如此,那就走御道。”

无论是并州治所太原,还是中原名城颍阴,一条路就是一条路,彼此之间相互勾连,无论身份高低贵贱,皆可行走。

唯独雒阳例外,每条路都分作三部分,中间一条最为宽阔、平整,两旁筑有高一丈的夯土墙,与外界隔开,除了天子出行时专用外,仅供六百石以上的帝国官员通行。

至于斗食小官、黔首百姓,只能挤御道两侧的路。

而一行数人皆有官职在身,自然有资格走中间的御道。

“有劳荀先生帮忙遮掩行踪了。”

“将军客气,小事尔。”

荀彧先是笑着朝陆离点了点头,而后正色道:“一叶蔽目,不见泰山,两耳塞豆,不闻雷霆。”

话落,一道肉眼不可见,却能亲身感受到的气机将众人笼罩起来。

“走吧,此法能维持半个时辰,在此期间,只要不出手争斗,在旁人眼中吾等便如枯枝烂叶般不起眼。”

一旁,陆离神色微变,心道:不愧是荀彧,这等手段,不知比秘使高明了多少倍!

要是能帮一支骑军隐匿到这种程度,那效果……简直不敢想。

念头急转之时,马嘶声响起,只见潘明一马当先,开始朝铜驼街疾驰,众人赶紧跟上。

马市、粟市,一晃而过。

远远地,陆离望见了南宫,虽有高墙阻隔,但却可以想象内里宫阙如云的景象——

使万年如此,则为上仙矣。

不知怎地,他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句话。

在进入考试场景前,陆离曾看到过一段香艳的记载:中平三年,也就是三年前,灵帝命人建了一座裸游馆,内有屋舍千间,采绿苔而被阶,引渠水以绕砌,乘船以游漾,使宫人乘之,选玉色轻体者,以执篙楫,摇漾于渠中。

在那里,宫人凡年十四以上,十八以下,皆靓妆而解上衣,其间会发生些什么,根本无需赘言。

由于整日昏天黑地,灵帝甚至分不清是白天还是夜晚,哪怕特意设置“鸡鸣堂”,在里面养满了雄鸡,可是,每到天亮时,雄鸡们引吭高歌,汉灵帝却从不理会,继续与宫女玩闹、嬉乐。

不知真假……若以后有机会,可以去一探究竟。

【苍龙门】

思绪纷飞之时,三个赤金色大字印入陆离眼帘。

城有城门,宫亦有宫门,并驻扎戍兵,此外,守卫宫门的首领为军司马,官职高守卫望京门等十二城门的军侯一等。

很显然,南、北二宫外,以大将军何进为首的士族集团占据优势,而南、北二宫内,则是十常侍为首的地盘。

左侧,潘明压低声音对陆离说道:“这些守卒归蹇硕管辖,人数大约有八百,而两宫共计七个门,北宫有朔平门、东门、朱雀门,南宫有平城门、苍龙门、北门、玄武门。”

“总兵力在六千至七千之间,皆弓马娴熟。”

这时,苍龙司马似乎察觉到有人暗中窥伺,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御道,而后又收回视线——

一切正常。

而荀彧再度被陆离等人注视,连张辽都为之叹服,或许,真可以凭借此法偷偷潜入皇宫内院而不被人发现。

当然了,没人敢冒这个险,而且现在也没有必要进去。

稍微打量了一下苍龙门的守备情况后,众人继续沿着御道北行,过了南宫,便是一条大街。

“此街便是铜驼街。”

说完,潘明心中松了一口气。

铜驼街是雒阳最著名的一条大街,正对着城东的中东门,得名于分置街道东西两侧的铜驼。

并且,地处城市中央,街北是用复道相连两座宫城,南端则是坊里,很是繁华。

时有谚云:金马门外集众贤,铜驼陌上集少年。

事实上,能在这里购置产业的人,不是豪门贵族,就是商贾巨富,而孟德公便居于此处。

平林漠漠烟如织。

不知不觉中,京师雒阳已笼罩于暝色之中,而随着一声声浩大的暮钟声,各家各户都亮起了灯火。

“过了前边这几座宅院,就是曹府了。”

不多时,在潘明的带领下,一行人得到府外。

典军校尉,属比二千石吏,相当于郡守这一级别的职位,再加上曹家三代在朝为官,封侯拜相,自然不会缺少修缮宅舍的钱财,故而曹府占地甚大,差不多占了半个坊里。

若是其他人前来拜会,少不得要分整衣冠、投递名刺。

但潘明是曹操的心腹爱将,连袁绍都知道他,更别提门吏了,他交代了两句,都不用通传,直接就进了府门。

“孟德公在何处?”

“在正厅。”

“可有其他人前来拜访?”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