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大逆不道(1 / 2)

殿南那口水井内突然泛起五色异光,惊动了所有人,包括在附近徘徊的小股北军士卒。

“走,过去看看。”小校拔出砍缺口的环首刀,沉声说道:“要是情况不对散开跑。”

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直觉告诉他,建章宫太过安静了,其中恐怕藏着什么大秘密,但对建功立业的渴望,又让他决定铤而走险。

可惜,刚踏入宫门尚未见到大殿,十余人就瘫倒在地,没了声息。

与此同时。

潘明从井中捞出一名女尸,将其平放在井盖之上,所谓井盖,其实就是一块较为平整的石块,重达千斤,估计是从假山上砍下,用以遮盖里面的异象。

果不其然,胸腔碎裂。

刀口甚是狰狞,显然是被人一刀砍杀,同时劲力透体,带着身子栽进了水井之中。

杨媛媛?

站在一旁戒备四周的陆离有一瞬间的失神,分班开始之后,一直就没再见过,实在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以这种方式重逢,当初杜克还问她要联系方式来着。

而其他人则注意到了女尸身上崭新的伤口,没错,在水中泡了许久,内脏依旧鲜嫩,一丝一毫泛白的迹象都没有。

“只有传国玉玺才有如此神效,使尸体长久不腐。”

随着一声低语,潘明的脸上浮现出笑意,他猜对了,雒阳兵乱,如此大的场面,校长怎么可能放过,肯定会制造出一些冲突——

除了传国玉玺之外,还有什么东西有资格去当诱饵?

只不过,这个宫女有些眼熟,似乎在学校见过。

建章宫、传国玉玺、一个熟知剧情的扮演者,究竟是什么将它们串联在了一起?

潘明心中各种疑惑四起,但手上动作却不慢,将挂在女尸脖颈上的绣龙锦囊解开。

只见内里裹着一方朱红小匣,用金锁牢牢锁着,不过此刻哪有功夫找钥匙,潘明攥着百炼环首刀,控制着力道劈了下去。

这一举动惊到了不少人,他们下意识地想要上去抢夺,生怕里面的东西被砍坏,因为,时至现在,几乎可以断定,里面确实藏着东西。

而陆离与姜胜、王黎一个闪身,出现在水井旁,将潘明牢牢护住。

与此同时,五彩异光愈发盛大,要不是南宫大部分区域火光冲天,早就惊动大军来此探视了。

朱匣之内盛放着一枚玉玺——

方圆四寸,上镌五龙交纽,傍缺一角,以足金镶之。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看到这八个篆文,陆离等人松了一口气,而后抬眸环视四周。

“散去吧,宫城之内尚有不少宝物,若是留在此处,注定会败亡。”

王黎看似友善地提醒了一句,但其中却暗含挑拨之意。

“不错,退去吧,否则各位的东汉末年之旅就在此结束吧。”

姜胜亦是如此,反正有两个大佬压阵,还怕出事不成?

无声的寂静中,有人动了,身形快到在空中留下残影,隐约能看到身后有异象浮现。

见状,王黎与姜胜嘴角微微扬起,仿佛在嘲弄,他们并非什么都不懂的小白,知道异象与个人战力相挂钩,跃起的同时提刀向前一挥,不多时空中便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声响和惨呼。

当然了,虽说两人并非庸手,但想要做到以一当十,确实强人所难,几名身手比较矫健的漏网之鱼突破封锁,径自朝单手抱着木匣的潘明冲来。

可惜,尚未近前,环首刀挥舞,两道人影在空中拦腰而断,脏器和血液齐飞,紧接着,一点寒芒如索命冤魂般冲出,从侧方刺向陆离。

一旁,潘明单手持刀正欲支援,陆离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随后,金属拉磨之声响起,环首刀从矛身划过,血花四溅,一名身披甲胄的壮汉双手捂着脖子,跪倒在地。

忽然有人喊道:“一起上,不然谁都没机会拿到玉玺。”

由于仍有人迟疑,那道再度催促道:“先把他们送走,到时候再争传国玉玺,各凭本事!”

声音如同惊雷一般炸开,所有人明白过来了:明显不是一个量级的存在,只有联手将陆离四人干掉,才有可能拿到玉玺。

念及此,众人不约而同地取下腰间的环首刀,将其缓缓抽了出来,那刀身出鞘丝丝作响的声音,就像重金属音乐。

军用环首刀,工艺考究,后世名震天下的唐刀,就是脱胎于此。

【中平一年五月丙午造圩湅大刀吉羊宜子孙】

陆离第一次注意到自己随手拿来的大刀,上面竟然刻着字。

“圩湅”就是五十炼,表明这把刀曾经使用百炼钢技术将钢材折迭锻打达五十次之多。

换而言之。

用它杀人,趁手!

精炼环首刀厉啸而出,金铁交鸣声尖锐刺耳,砸在人的心上,连火星也溅了出来。

陆离的战魂太过惹眼了,他没有使用,但狂风骤雨般的斩击,让人根本招架不住,劲风四散之下,一名身披甲胄的家伙躲闪不及,被带着千钧之势的刀锋直接劈中肩头,兽吞护臂瞬间碎裂,环首刀斜向下,直接削去了半个身子。

其间,没有一丝骨茬飞出,断口平整至极。

如果说开了无双的姜胜、王黎是一匹势不可挡的蛮牛,那陆离更像扑袭的猎鹰,动作一点也不花哨,直窄刀身蕴含了前所未见的凌厉杀气,不刺不挑,唯有劈和砍。

因为,厚实的刀背能够轻松承受住猛烈撞击。

至于潘明,同样担心暴露身份,没有使用战魂,一手夹着木匣,一手持刀,利用鬼魅般的速度,不断收割着生命,不管迎击者实力如何,均是一招毙命——

略微窄小的环首刀凶狠凌厉,角度刁钻而又凶狠,残影一闪而过,勾勒出一道又一道血花。

“刺啦!”

刀锋处擦出火星,两当甲的金属叶片开裂飞溅出去,陆离的环首刀劈断了一杆长矛,同时也将护甲斩碎,在梁遂的胸膛处带走好大一片血肉。

双目失神的梁遂满脸不可思议,扑通一声,无力地栽倒在地上。

近二十名领悟战魂的武将,天下哪一路诸侯能凑齐这等阵容?竟败得如此快,难道这两人已经达到吕布那个层次了吗?

不可能!

他们才来到这个世界一年。

一声不甘的怒吼响起。

“传国玉玺在建章宫!”

“夺玺者……嗝……”

梁遂眼前一黑,再也握不住支撑身体的断矛,身子瘫软下来,鲜血自脖颈处往外喷涌。

而血液溅出的瞬间,陆离侧身一避,全部喷在了他身后凉亭上。

“建章宫有人聚集!”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长吼,从附近经过的士卒发出示警。

几乎是同一时间,陆离感觉到了地面在震动,附近的北军锐士正在朝建章宫冲来,估计是领队之人发现了先前从井口喷出的异象。

“贼子,留下传国玉玺!”

果然,一声怒吼隔着数道宫墙传来,马蹄声也骤然加急。

潘明先是看了看高约两丈的高墙,然后对陆离说道:“杀,还是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