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秘技:反复横跳(1 / 2)

北邙,位于雒阳城北,即邙山。

山虽不高,但土厚水低,宜于殡葬,不仅有八座东周王陵,还有本朝开国皇帝的原陵,因此,久而久之,这里便成了一处有名的葬地,王侯公卿皆选择魂归此处。

【中兴世祖光武皇帝之陵】

陆离一行人提前来到邙山等待,此刻正驻足于从门阙到陵冢的神道上,只见一通穹碑冲天而起,直插云霄,其中“中兴世祖”四个赤金大字尤为明亮。

“相传,附近的百姓经常来此抚碑择吉问凶。”

潘明一边大量神道两侧的石雕,一边介绍道:“人离碑十步,双手平伸,闭目走去,若是能感觉自己摸到这四个字,那就是大吉之兆。”

闻言,姜胜与王黎均面露意动,想要上前试试。

这时,陆离收回视线,道:“现在时间尚早,你们两个要是感兴趣,就过去吧。”

按理说,经历过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陆离应该第一个上去,但他却没有动弹的意思。

因为这应该只是民间传闻,哪个寻常百姓能突破守陵卫士的封锁,近距离靠近此处?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姜胜、王黎二人无奈而归。

“无甚神异之处。”

“不如出去看看,或许两位皇子已经抵达了附近。”

他们已经在这里足足等待了小半个时辰,除了倒在地上的一队卫士外,并未看到大批人马活动的迹象。

看着天色渐白,潘明道:“我和姜胜去附近探查一番,你们两个守在这里吧。”

“好。”陆离点了点头。

帝非帝、王非王,千乘万骑走北邙。

所谓帝,是指史侯刘辩,何皇后之子、大将军之侄,最有资格登基的皇子,至于王,自然是董侯刘协。

演义之中,大将军何进被十常侍诱杀,袁绍带兵杀入皇宫,致使南北两宫大乱,张让等人裹挟汉少帝和陈留王逃入北邙山,后来在面对董卓的兵马时,陈留王更加镇定,反观汉少帝,吓得连话都不会说,表现得更像天子,正应了那句“帝非帝,王非王”。

而千乘万骑走北邙,自然是指文臣武将赶到北邙山去找皇帝。

如今天子仓促驾崩,继任者究竟为哪位皇子仍未在朝堂上确立,狼顾天下英豪的董卓更是远在西凉,但闯宫之事已经发生,传国玉玺更是提前丢失,没人能笃定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历史已变得面目全非,跟演义更是对不上,但没过多久,事实就证明:陆离多虑了。

前去侦查情况的潘明带回来一名寺人,此刻正跪在神道之上,提心吊胆地等待发落。

毕竟十常侍中的大部分人习惯了养尊处优,哪怕是逃命,身边也得跟着人伺候,陆离面前的这人便是其中之一。

坦白来说,这家伙反侦查意识挺强,穿上了黔首百姓的衣服,颌下还粘着一缕胡须,但到底残缺之人,肤色异常苍白,尤其是那阴柔的气质,根本与下地干活的田舍汉扯不上关系。

正因为如此,一眼被潘明看穿,用刀锋抵着颈项,略微吓唬了两句,他就屁滚尿流地如实招出身份。

听得他是从北宫逃出来的寺人,料来必知皇子所在,因而,潘明直接把人掳走。

中途问了他如何逃出、兵力如何、是否有武将追随,这名寺人一一做了回答,不敢有任何隐瞒。

百十名羽林卫,近三十名身体强健的寺人,另外还有亲手杀死大将军何进的尚方监渠穆以及九名常侍。

陆离皱眉问道:“蹇硕呢?”

这名寺人吓得连头不敢抬,跪伏在地上,颤声回答:“上军校尉独自去了西园。”

“所为何事?”

“不知……”寺人感觉脖颈处一凉,忙道:“蹇硕拿了史侯以及董侯的信物,想必是去整合兵马,来邙山迎驾。”

袁绍只带走了自己的中军校尉部,以及典军校尉部,现在西园之内还剩下六部,而蹇硕是这支部队名义上的最高统帅,再加上有两位皇子的随身信物,恐怕真能调动大军前来。

陆离按下心思,又问:“你们是从何处逃出北宫?”

“供奉光武皇帝的香案下有一条密道,直接联通北邙山。”

听到这里潘明暗自点了点头,果然没有猜错,另外这条密道完全可以利用起来,在关键时候发挥作用。

这个时候,姜胜突然问道:“两位皇子在路上可曾说些什么,有何异常之举?”

话落,陆离等人纷纷看向跪在面前的寺人,汉少帝、汉献帝,这两人在后世都做过皇帝,眼下,天子也只会从他们中选出。

“这……董侯一路无言。”

“史侯呢?”

“小人不敢说……”

话还没说完,刀锋上便浸出一抹鲜红。

“史侯曾问,入宫的甲兵可是要另立新朝。”

众人一时失语,未来的天子这是记恨上他们了。

又过了一会儿,站在旁边的王黎见无话再问这个寺人了,随口道:“如何处置他?”

寺人听得此话,磕头如捣蒜,哀求道:“小人刚入宫没多久,没参与什么军国大事,在雒阳也一直严守法纪,无敢有扰民之为。”

“将军,饶命啊将军!”

经过一番观察,这寺人已猜出劫走自己的人是军中悍将,不然身手不会如此骇人。

陆离心中正在盘算着如何迎驾,听得哀求,便瞥了他一眼,吩咐王黎道:“能在人烟罕至的北邙遇到此人,也是有缘,既然如此……”

“留个全尸吧。”

王黎笑了笑,手起刀落,将这名寺人刺死,而后拖到神道旁丢下。

经此一役,两个皇子心中已经留下了阴影,表面上不显,可内里估计恨不得要把士人集团全部诛九族。

因而,潘明提议道:“这种情况下,想要将其迎回,几乎是难上加难,倒不如直接用武力抢夺。”

毕竟,十常侍再张狂,也不敢拿两位皇子的生死当做筹码。

至于被即将登基的天子记恨?

坦白来说,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就是光武皇帝从陵墓中爬出来都不管用。

再者说,一个坐在龙椅上的傀儡而已,要不是想拿高评分,必须参与各种历史大事、刷存在感,谁愿意去迎?

“大可不必这样。”陆离摇摇头,否定了潘明的提议,笑道:“事已至此,打着士人集团的旗号行事完全不管用了。”

潘明心思缜密,瞬间想到了陆离的另一层身份,脱口而出道:“你想直接表明边将的身份,撇开汝南袁氏单干?”

自本朝建立以来,一直是宦官与士人集团轮番掌权,其间偶尔出现外戚干政的现象,但也因为根基不深,如天外流星般一闪而过,比如何进。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