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三国大乱斗(五)(1 / 2)

众目睽睽之下,杜克敛起因震惊而微微扭曲的表情,可还是被李儒看在了眼里,心想:莫非子卿认识此人?

不过,他面上不显,亦没有开口追问,默默控弦来到函谷关下。

关楼之上,陆离最先注意到的不是郭汜,亦不是身形最夸张的牛辅,而是杜克!

两道视线交汇。

卧槽,真没认错人,你特么不是要投曹孟德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自己一个人单干了?

贼他娘,看你浓眉大眼,一脸忠厚,考前说定了要追随仁义无双的刘皇叔,在虎牢关下相聚饮酒,结果怎么跟着董贼混了,这反差……若非亲眼所见,都不敢相信!

幸亏两人都见过大世面,没有太过声张,只有身边人察觉到了不对劲。

神出鬼没的荀彧突然出现在身旁,语气中带着几分探寻:“陆将军认识此人?”

“不错。”

儒家士子个个手段莫名,尤其是荀彧,短短几天,陆离依旧没有搞清楚他究竟还有多少底牌未曾施展,索性坦言:“曾是旧交,已许久未见。”

张扬点了点头,心中无甚疑虑,要是陆离想要投敌,哪里要等到现在?另外,陆离可是丁公的女婿,只要保护好少帝,等丁公入朝之后,什么东西得不到?

而赵云更没有起疑,因为,两人相识许久,知其为人如何。

关下。

一道视线也锁定了杜克,没办法,哪怕两人很快就收敛了脸上的异常,依旧被李儒所察觉。

不过,他同样没有怀疑,至于原因,根本用不着赘言——

身为董侯女婿,其忠心可鉴。

“子卿认识这太原陆孟明?”

“嗯,守关都尉名为陆离,我与他曾是旧交。”

相比于莽汉胡轸,郭汜更加谨慎,亦或者,更加怕死,因而忍不住问道:“既然如此,可否劝降?妄动兵戈有伤和气,说起来,大家都是汉家臣子……”

“难。”

没等他说完,杜克就出言打断道:“许久未见,现在又各为其主,恐怕连见上一面都难。”

不远处,牛辅扬鞭指向关楼,说道:“前来守关的将领又不止他一人,纵使子卿有意劝降,也无异于痴人说梦。”

“所以一切就靠郭将军了。”

杜克内心复杂,说完这句话之后,主动领兵退到不远处。

贼老天,你特么玩我?

上演兄弟反目成仇的戏码?

不现实!

反水?

也不现实!

郭汜本性跋扈,早年在凉州做马匪时就好耀武扬威,谩骂、挑衅,这类事他做起来非常拿手,但胡轸的死,还是让其多了个心眼,嘴下留了一线,只是不断开口邀战。

原著中,华雄是个身高九尺的昂臧大汉,而眼前这人虽然身材欣长,但仅仅是比赵云高上一些,八尺有余。

不过,陆离仍决定应战,快步走下关楼,朗声道:“有何不敢,来战!”

紧接着,大门开启。

马者,兵甲之本,国之大用。

这一次出战,陆离收起了轻佻之心,头戴玄色兜鍪,身穿百炼两当铠,手持一杆经过精心打造的铁马戟,此外,黑鬃马也披上了少帝御赐的马铠,防御力大增。

见状,郭汜不敢托大,直接释放战魂,挺枪冲来:“小贼,看招!”

狼?

陆离眼睛一眯,董卓终于派出军中悍将了,对方身后的异象凝为实体,且颇为妖异。

那是一头长相怪异的白狼,前肢短小蜷曲,后肢却格外粗壮,两耳处还长着一簇竖起的长毛。

而遍览群书的荀彧心中冒出有一个比较可靠的猜想:贪狈。

【狈无前足,一云前足短不能自行,附狼背而行,如水母之有虾也】

此兽最早记载于前汉的《神异经》之中,为奇人东方朔所著。

但眼下陆离可顾不上这些,对方一上来就是大招,所以他根本不敢留手。

只见青色天狼仰天长啸,气势凌人,尤其是看到郭汜身后的贪狈之后,双瞳更是人性化地一眯。

“贼子授首!”

陆离神色凝重,体内汹涌澎湃到近乎暴走的力量拥入铁马戟。

先前对战胡轸,他用的是技巧,而这一次,也是技与力的融合。

“杀!”郭汜眼中闪过一丝忌惮,果然是后生可畏,这一击竟让纵横西凉多年的他心生避其锋芒之感。

可,不能退!

“铛!”

一声爆鸣,戟锋与大枪相撞,四周离得稍近的骑卒直接被当场震死。

要知道,他们可是飞熊军,个个都能驱虎过涧,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然而,就因为旁观战斗时,靠得近了一点,这么不明不白地横死当场。

“你很不错。”尘土扬起,一个深达半丈的巨坑之中,郭汜稳稳坐在神驹上,盯着对面的陆离,沉声说道:“胡轸死得不冤!董侯惜才,你若愿意投靠,本将军可代为引荐!”

接了一招,就知对方斤量。

“到时候,官职……”郭汜心有退意,瞥了一眼陆离胯下神骏如龙的黑鬃马,又道:“美人、奇珍异宝,只要董侯有,无不允之。”

董卓有什么?

原著中为拉拢吕布,舍出嘶风赤兔马、黄金一千两、明珠数十颗、玉带一条,以及貂蝉……

最后一项似乎记错了,这位三国第一美人,应该还在司徒王允府中做舞姬。

“董侯名震天下,又身居高位,一直听说其府中珍藏不比天子内帑差多少。”陆离暗戳戳地捧杀了一句,而后又说道:“可惜,本都尉是丁公之婿,少帝与太后亲点的函谷关镇将。”

丁原!

郭汜脸色一寒,心道大事不好,他从来没有想过镇守函谷关的都尉竟与并州刺史关系密切,此刻,狼骑正在赶来的路上——

虽说董侯毁了沿途所有的渡口、桥梁、船只,可这仅仅只是拖慢了对方前进的速度,最迟后天,丁原就能率部从河内抵达函谷关。

前有守军,后有狼骑,两者夹击,以及不知是真是假的诸郡义军,要是近期之内不能快速通关,南下把持朝政的筹谋可就成了自掘坟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