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才子风流(一)(1 / 2)

平康坊,烟花之地。

两人从南坊门进来后,不用找人问路,轻车熟路地往东走,因为,妓馆集中在坊东的三个曲。

不仅如此,继承陌生记忆的陆离敢拍着胸脯说:没人比他更了解平康坊了,通晓各种明暗规则。

身段窈窕、容貌艳丽者,都集中在南曲、中曲,无论是场地、家具、乐队,还是酒食,都算得上天下一等。

当然,花销同样很大。

不管要不要姑娘作陪,只要坐下饮酒就得付钱三锾,即三百文。

千万别觉得少,假母开善堂、不赚钱,要知道,在繁华富硕的长安城,一张羊肉馅胡饼也就卖一文钱,再贵那就是哄抬物价,店家会被官府请去喝茶。

而在妓馆喝酒花去的三锾钱,还不算夜间的掌灯费,毕竟烛火很贵,要想在此过夜,至少得付双倍价钱。

不过,食色性也。

北曲靠着坊墙那一片,倒是便宜得紧,就是姑娘荤素不忌,什么人都敢接待。路过此处的官员权贵常常绕着走,至于原因,无他尔,嫌脏!

对于老司机来说,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常识。

又比如,第一次去某家妓馆,最好不要单独一个人,找个常客陪着,一堆人花天酒地比较合适,以免被当成肥羊——

不管你什么身份,哪怕是某位国公的公子,第一次来都会大出血。

平康坊潜规则:新郎君嫖资加倍。

这个时候,晁衡已经勒马,停在了一处庭院之前。

眼前没有倚叠如山的阁楼,但也是几进几出的大宅,零星有几座小楼点缀其间,格调雅致,添一分秀气。

事实上,假母想建高楼,把自家妓馆搞得气派一点,朝廷也不允许,平康坊挨着皇城,要是建得太高,难免有窥伺朝廷机密之嫌。

“两位贵客,可有约?”

不待陆离下马,两名葛衣小厮就快步迎了上来,语气殷勤。

像什么狗眼看人低再反转打脸的事,太俗、太狗血,根本不可能发生。

不谈主人气度如何,光看坐骑黑鬃马,神俊如龙,留着时下最流行的发型,身上点缀是无数片金叶子,连马鞍都镶满了宝石……

只能说,壕无人性。

其实,陆离也不太想如此张扬,奈何黑鬃马路过西市的珠宝金石店时,直接赖着不走了,铜铃大的眼睛仿佛在发光。

钱财乃身外之外,远不及黑鬃马重要,因此,陆离也没有犹豫,当即请了一名胡人师傅过来,为它挑选佩饰。

“有约,甲字六号。”

一看就知道,晁衡这位国际友人平时没少来这等烟花之地,熟稔地把缰绳递给小厮,昂首阔步朝院内走去。

陆离亦然。

只是他在把缰绳递给小厮的同时,叮嘱了一句:“别喂草料,必须给它准备上等的酒菜。”

而听到这里,黑鬃马才变得安静起来。

侍者感觉有些奇怪,但随着陆离抛了一颗金裸子过去,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两人一路穿厅过院,花卉假山,怪石小亭,别有一番洞天。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