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才子风流(二)(1 / 2)

甲字六号。

推开窗就能看到下方的庭院,花卉奇石、盆池凉亭,一应俱全。

而房间内坐着的两个男人,其中一位还穿着官袍,显然是刚从官署,尚未换上常服就急匆匆过来了,另外一人的衣着倒是简单,但能在此消遣,定是富贵纨绔无疑。

此时此刻,陆离默默望着窗外,面无表情,明显是在潜心思虑什么。

浮香。

为何老是听到这个名字?

这该不会是白霄这家伙故意整出来的假期小惊喜吧。

要真是如此,那还不如留在学校呢,玩都玩不痛快,但白霄当时的眼神极其诚恳,甚至还信誓旦旦做了保证。

身为助教,他有必要骗人?

一旁,晁衡正在饮茶,随着热气升腾,空气中充斥着各种味道——

葱、姜、花椒的辛辣味,大枣、桂皮的甜香味,薄荷叶、橘子皮的清凉味,酥酪的奶香……

若非杯中飘着些许茶叶,这东西还真不一定能被称之为茶。

很显然,两人来早了,亦或者说,李白、王维被什么事情耽搁了。

由于心中想着事,陆离也不急躁,一手端着瓷杯,一手轻轻叩击桌面。

不过,随着时间慢慢推移,陆离最终还是释然了,甚至隐隐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毕竟自身实力摆在这里,来什么都是小插曲,权当是做游戏了,此外,一切都是假想,麻烦事不一定会发生。

这时,茶香中多出阵阵脂粉香,余光里闪过一抹浅红,陆离与晁衡同时抬眸,见几个明眸朱唇的小娘绕过屏风,缓步行来。

不得不说,黄六娘能在寸金寸土的平康坊南曲开这么大一家妓馆,确实有本事。

这些小娘子不算高挑,却个个削肩挺背,胸脯饱满,行走之间腰肢扭得自有一番婀娜娇弱姿态。

“让两位贵客久等,奴赔礼则个。”

话落,为首那小娘微微弯腰,行了一个肃拜。

这是武周女主当国以后简化过的礼仪,好处也显而易见——

姑娘们发髻上插满了各种头饰,若是动作幅度太大,那些精美的小物件怕是要像下雨一般坠下。

这时候,算半个主人的晁衡摆手道:“无妨,正主都还没来呢。”

话音刚落,喧闹声就从屏风外传来,似乎有人喝醉了,正在吟诗:

“昭昭有唐,天俾万国。”

“列祖应命,四宗顺则。”

“申锡无疆,宗我同德。”

“曾孙继绪,享神配极。”

声音雄浑,抑扬顿挫,听不出一丝老态,而晁衡面上一喜,笑着对陆离道:“贺监他们终于来了。”

话落,起身前去迎接。

三品秘书监,与大理寺卿同级,按理说没必要过于躬谦,但陆离还是跟了上去。

贺知章,饮中八仙之首,名列仙宗十友,世人皆知这么一句: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对于陆离而言,相比于刚才那首《太和》,贺知章的另一首诗在后世流传度更高,连孩童都会背诵——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千百年后,所作诗歌仍脍炙人口,不是名留青史又是什么?

与此同时,陆离也在好奇李白究竟是何模样,这位诗仙曾在诗中这样形容自己——天为容,道为貌,不屈己,不干人。

天、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