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才子风流(三)(1 / 2)

对于大唐名妓来说,掌握琴棋书画是最基本的职业素养,长得漂亮、勾人,更不必提,但最重要的技能只有两种:席纠、作诗。

第二个没什么门道,但席纠就不一样了。

凡事都有个规矩,奏乐开宴之后,不能只喝酒,得穿插一些活动来活跃氛围,这种事由席纠负责,她出一题,大家依次按规矩来回答。

既然是题,不说有对错,总得有高下之分吧,谁来评判?

席纠。

分出高下之后,总要奖励和惩罚吧,谁派人执行?

席纠。

所以唐朝名妓不是花瓶,必须要有极高的文化素养,尤其是现在,这位姑娘明知在座众人的身份,依旧要玩行酒令,明显是对自己有信心。

此刻,一双盈盈妙目落在陆离身上。

千蕊实在看不懂陆离的路数。

按理说,贺知章官位最高,坐在上首位置本该没什么争议,可这位老先生进来时却说要客人,也就是陆离坐在主位。

什么样的客人才能让本朝三品秘书监如此客气,让李太白、王摩诘笑着坐在下首,一点意见也没有。

国公府的继承人、皇室贵胄都没这等威风!

“可。”

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虽说陆离心中没底,但他还是面露微笑,表现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至此,再也不能后悔,若是才不如人,那就老老实实接受惩罚。

“奴不才,先开个头,权当是抛砖引玉了。”千蕊姑娘先饮了一杯河东乾和葡萄酒,稍作思索后说道:“楼中月自明。”

上元时节,世人不仅观灯,还会赏月,此句倒也算应景,但落在李白等人眼中,却显得平庸了。

按照事先定好的次序,国际友人晁衡打头阵,他懒得思考,随口应了一句咏月的短句。

李白、王维同样感觉很轻松,命题联句以咏物而已,没什么难度,比做个打油诗都简单。

“小郎君,到你了。”

声音传至耳中。

从宣令到现在,不过三四个呼吸的时间而已,幸亏第一题不算难,搜肠刮肚之下,陆离接了一句:“长安一片月。”

连中规中矩都谈不上,完全可以说落入下乘了,千蕊姑娘脸上却笑意不减,令旗一抬,稍作点评,其实也没什么好夸的地方,就是切题、返璞归真。

至于贺监,他纵横文坛时,大家还没出生呢,轻松过关。

根本不需要招呼,陆离自己先罚了三杯,表现得颇为潇洒。

“奴陪郎君一杯。”

千蕊姑娘确实体贴,招呼侍女端来两只琉璃杯,倒满葡萄酒之后,迈着细碎的步子来到陆离身前,与他共饮。

没错,这就是惩罚,没让陆离太难堪。

也许是水平有限,也许是心存照顾之意,陆离觉得是后者,千蕊姑娘接下来没出什么难题。

不是咏物就是咏情,而且也不讲究押韵,只要不重复别人用过的意象就算过了,可惜即便如此,陆离也是输多赢少。

其实陆离能赢,大概率是晁衡看不下去了,故意输了几次。

“诗歌应随性而发、舒展胸臆,不必如此拘束。”

李白觉得这种酒令行起来没意思,根本发挥不出来,他猜陆离便是因为如此,才没什么亮眼表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