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佳节阴霾(1 / 2)

“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恭默处七分。贺监自进门以来说话最少,罚酒罚酒!”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上客五分。陆卿是客,还不快快饮酒?”

“乘肥马,衣轻裘——衣服鲜好处十分。今夜何人衣着最华丽?”

这下倒是犯了难。

在场众人有人穿官袍,有人穿常服,还有人穿日本裘,难以分出优劣,最后还是晁衡说黑鬃马神骏如龙,应了前半句,主人当饮酒十分。

虽然不知李白等人的坐骑如何,但肯定比不得黑鬃马,因而陆离很痛快地饮下一整杯冰酒,继续抽筹:

“子在齐韶,三月不知肉味——上主人五分,此宴既以贺老为主,那就请吧。”

话落,陆离举起酒杯,朝贺知章致意。

身为饮中八仙,贺监年轻时的酒量恐怕不比李白小,而今虽已年迈,但这点小酒算不得什么,大袖一拂,直接将其一饮而尽。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自饮十分。”

“驷不及舌——多语处十分。”

“恶居下流而讪上者——末座两人各十分。”

“……”

“陈力就列,不能者止——放。”

至此,粗筒内的银筹签子已经稀疏可数,随着李白这一声“放”,大家都被放过了,第一轮结束,接下来由谁先来抽筹就需要用掷骰子来决定。

两个彩衣小娘放下琵琶,轻抬莲步,先将旧筹整理好,而后换了一副新酒筹插入银筒,其他小娘则继续奏乐、歌舞。

因为早在入席之时,众人的桌案上就摆好了樗蒲,一共五枚,形状跟银杏差不多,中间方两头尖,一共四个面,两黑两白,有些区域还刻着图案,牛犊、雉鸡。

“小郎君第一次来平康坊吧,不若让奴奴来帮忙?”

很显然,千蕊姑娘误会了。

其实,陆离并非第一次来平康坊,记忆中的他可是此地常客,虽说不会作诗,但其它玩法几乎样样精通。

呼卢喝雉。

五木全黑,为卢,计十六筹。

两雉三黑,为雉,计十四筹。

两犊三白,为犊,计十筹。

五木全白,为白,计八筹。

此为贵彩,其下还有六杂彩:开、塞、塔、秃、撅、捣,陆离若是愿意,凭借远超人类的五感、掌控力,什么都能掷出来。

如此一来,倒像是在作弊了,因而他没有拒绝千蕊的好意,身子微微侧开,腾出空位后,笑道:“那就有劳姑娘了。”

这时候,晁衡和王维似有深意地看了陆离一眼,心道:年轻就是好,这才一轮而已,便被选为入幕之宾。

除却居于甲字一号的都知娘子,黄六娘家就属千蕊姑娘最受追捧,假以时日,定能成为花魁。

素手一扬,五枚银杏状的骰子在盘碗里旋转起来:“雉,十四筹,各位请吧。”

语气充满了欣喜。

千蕊也没想到自己随手一掷,竟得到了贵彩,仅次于卢。

“千蕊姑娘好运道。”

晁衡一语双关,他知陆离此来平康坊是为觅得女伴,共度上元佳节。

二十五岁的大理寺卿,若非亲眼所见,简直不敢相信,如果千蕊姑娘能讨得陆离关心,他随便拿个三四百两黄金替其赎身,安置在外面当个别宅妇,绝对算是一桩美事。

“犊。”

“秃。”

“塔。”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