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线索(1 / 2)

大理寺少卿李饼站在元载身前,沉着脸,一言不发。

本以为在长安疯传的花魁之死案没什么蹊跷,交给万年县和京兆府处置即可,可它刚回到官署,就听人说此案为邪祟犯下,已移交大理寺处理。

好好一个上元佳节,压力全由它这个大理寺少卿顶着了,而本该分忧解难的属下,不仅不替它分忧解难,还带着卷宗消失了!

此刻,李饼非常生气,它认为自己承受了不该承受的压力。

陆离不明所以,默默打量跪在地上的八品评事元载:

卷宗……

莫非是花魁浮香坠亡案转交给大理寺了?应该是了。

但这家伙为何要将卷宗给拿走?

与此同时,周遭一圈人都在沉默的交换眼神,看不懂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唯独鲍参军例外,他正在拼命思索如何才能撇清关系、抽身离开,要知道,这次调查是安禄山暗中交给自己的任务,不能使其暴露。

况且,计划中本就不打算加人,只是元载这人心思太敏捷,三言两语就猜出了事情的原委,加之他又存了为节度使分忧解难的心思,自己才勉强同意。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元载想好了说辞:“禀少卿,下官立功心切,在卷宗库发现此案后……”

然而,不等他说要,李饼就将其打断,伸出两根猫指:“两个问题。”

视线扫向鲍参军,“第一个问题,此人是谁?”

“第二个问题,眼下长安已经进入夜禁,你们如何通过武侯、不良人、金吾卫的搜查?”

女婢们面面相觑,她们不清楚具体情况,更无法想象一只猫竟然会直立行走,并能口吐人言。

“下官豹韬卫参军,鲍易。”

见元载支吾不语,鲍参军直接回答道:“与元评事乃至交好友,受他的邀请一同查案。”

“至于如何通过搜查……下官在军中任职多年,这点薄面还是有的。”

阁楼内静了静,有人相信这番说辞,有人则不屑一笑。

虽说鲍易极力掩饰内心的慌张,但陆离还是听出他的心跳乱了,明显是在说谎。

御猫李饼亦然。

若是应邀调查,为何会出现在大理寺?下午回到官署后,它在后堂闻到了一股陌生的气味,刚好与鲍易相吻合。

不过,李饼却不打算深究,眼下查案才是关键,而元载与鲍易没有任何嫌疑,因此,它松开猫爪,冷声道:“卷宗呢?”

闻言,元载以为少卿信了这个说法,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接着,叉手答道:“在下官身上。”

话落,他将卷宗从袖子中取出,并双手呈上。

【死者一人,平康坊名妓浮香……无迹可寻,疑鬼神所为】

视线快速扫过。

在看到万年县县令和京兆尹的印章之后,李饼点了点头:“自此以后,此案由本少卿接管。”

听到这里,不管元载与鲍参军心中如何作想,陆离倒是挺开心,乐得清闲。

“不知寺卿有何发现?”

话落,李饼转身看向卷入新命案的本寺主官。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