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上元节·始(1 / 2)

“胡饼,热腾腾的胡饼。”

“油炸牢丸,又香又脆!”

沿街的店铺摊位依次排开,店家大声招呼过往的行人。

而陆离跃下阁楼,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跟着人流,在长安各条街道上走动,左顾右盼欣赏上元风貌,享受久违的安逸。

待回到甲字六号间后,两名女婢已等候多时。

“郎君,我家娘子为您准备了漱具、新衣……”

“带路。”

这一次,陆离没有推脱,很爽快的跟了过去,因为白天已至,哪怕小娘子再怎么热情,也会恪守礼法。

与此同时,一夜无眠的千蕊姑娘正在女婢们的侍奉下,梳洗打扮。

旋开象牙细筒,一股芳冽的甲煎香气瞬间传出,指尖轻轻一点,颜色艳丽的口脂被她带了出来。

半边娇、圣檀心、天宫巧、媚花奴、大春红、小春红……这些千姿百态的唇妆,千蕊姑娘都会画,但今天却画得格外认真、细致。

不远处,一名女婢打开箱柜,取出一颗波斯螺子黛,送到梳妆台上,相传此物是海中螺贝变异而成,价值十金,为长安女子梦寐以求的画眉绝品。

珠帘碰撞声响起,一名引路的婢子快步走来:“娘子,陆卿到了。”

由于正在描画唇妆,千蕊只是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已经知晓。

穿过用廊道勾连的院子,陆离走进推拉式的木格子门,迎面就看到一扇大屏风,上面画着一对戏水鸳鸯,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而珠帘帷幔后,隐隐有几名女子在走动,看上去很是忙碌。

显然,千蕊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好了,负责带路的小娘子指了指侧边,柔声道:“郎君,浴斛、漱具都在那边的隔间里,您先去洗漱,等会儿出来再换新衣。”

通宵达旦的宴饮,即使没醉,身上也沾满了酒气,再加上今日过节,陆离觉得沐浴一番、换身新衣,确实很有必要。

不过,他叮嘱道:“本官自己来,不需要人服侍。”

在这个时代,女婢帮忙浇水洗澡是常有之事,因此,必须事先打好招呼。

而小娘子颇感诧异,她第一次听说这种要求,无奈道:“喏。”

不多时,隔间紧闭。

没有冲淋设备、没有桑拿房,更没有按摩喷头。

一条引水道,一条排水道,中间放着浴斛,供人躺进去。旁边则放着衣架(桁)、澡豆、齿木、牙粉,虽然有些简陋,但胜在齐全。

尤其是澡豆,本以为就是由草木灰、浆水制成的简陋物件,但陆离用了之后,才知道里面竟掺了不少好东西,面粉、豆末、皂荚、珍珠粉用以吸附污垢,花汁、香料用以提香。

除此之外,擦身子也特别讲究,女婢提前准备了两种布巾,上浠下绤,一个材质精细,用来擦上身,一个材质粗薄,用来擦下身。

对于陆离而言,整个过程颇为新奇,若非担心有人中途突然闯入,他还想多泡一会儿。

“郎君,开开门。”

一道怯生生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陆离放下外衫,道:“何事?”

“娘子命我来送干净衣服。”

“进来吧。”

话落,房门被缓缓拉开,一个小娘捧着新衣跨进来,满脸坦然。

“郎君,可要奴帮你扎幞头?”

“不必了,我自己来。”

许是知道陆离不喜被人服侍,这名女婢没有多言,放下新衣后就叉手离开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