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看杀陆离(1 / 2)

南陌青丝骑,东邻红粉装。

唐朝自由开放不假,但还是比较尊重礼教的,主张女子不宜抛头露面,尤其是那些家风严谨的贵族高门,规矩更多。

不过,大唐的女人真能被束缚住?

初唐年间,宫人贵妇骑马外出,戴个宽檐帽,下面垂着长罩纱,把全身给遮住,防止大好容貌被人平白窥去,至于那透明罩纱能有多少效果……

半遮半掩,更具风情。

等到了女皇时代,女主当国,罩纱缩短到颈部,只遮脸,姑娘们展露柔美的身体曲线在马上驰骋,游遍长安城。

眼下到了玄宗朝,风气更加开放,用来遮脸的帷帽直接掀掉,那些老夫子一边偷瞟,一边大呼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若是放在平时,小娘子还稍微遮掩一下,穿上自家丈夫、兄弟的靴袍,来个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老娘是男人,出门逛街败家,不行?

而上元佳节,更是想怎么穿就怎么穿,不仅如此,小娘子们还要私会情郎。

什么,没有情郎?

长安人全城出动,找个心怡的俏郎君邀约就是。

千万别觉得不好意思,只要没有婚约,或者丈夫,官府还真管不着。

逛街时,千蕊姑娘跟陆离说了桩前年旧事:李节度有宠姬,元夕,以红绡帕裹诗掷于路,约得之者来年此夕会于相蓝后门。宦子张生得之,如期而往,姬与生偕逃于吴。

官员的美妾和文人私奔,这个不稀奇,但两人此前根本不认识、素未谋面,小娘子临时起意,扔下写有诗文的手帕,被路人捡起来……

缘分,如此奇妙。

若张生觉得是恶作剧,亦或者胆小怕事,怎么可能抱得佳人归?

就是可怜那李节度使,据说,至今都未曾将宠姬找回来,只知道她跟情郎跑去了吴地。

“世上良人千千万,何需为我空劳神?”

此刻,陆离停在路旁,仰天长叹。

并非不想前进,而是不得前进。

小娘子们好不容易可以抛开礼法、烦恼,尽情玩乐,而今又见到一位玉质皎然的俏郎君,芳心悸动,似乎有小猫在乱挠一般。

如此,就造成了一个很严重的后果,小娘子们呼朋唤友,一起围聚远观,把路给堵起来了。

其中,有豆蔻之年的少女,有风韵犹存的美妇,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更有甚至,解下腰间丝囊往陆离身上扔。

短短小半刻,就有十五六个,且各式各样,颜色不一。

何意?

表达爱慕之意。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上元,可谓大唐版情人节,比之后世更加开放,大家素不相识,就觉得你长得帅、风度翩翩,想要一起共度良宵。

如果经过相处,感情愈发火热,那明年过节,咱们再约个地方相会。

嗯……若是被放了鸽子,就变成了一个悲伤的故事。

有时候长得帅,确实会带来烦恼,陆离现在很无奈,小娘子们远远瞧着,也没指指点点,了不得扔个丝囊过来,以示爱慕。

难道这都不行?

咱大唐可不兴霸道总裁那一套。

“呵呵,郎君可真受欢迎,堪比古之卫玠。”千蕊姑娘皮笑肉不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