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为尊严而战(1 / 2)

长宁公主,神龙年间进封公主,开府,设置属官,不设长史官,待遇等同亲王。

可惜,一切恩荣都随着中宗逝世,当今圣人发动唐隆政变,拥立睿宗上位而烟消云散。

现今这座耗资二十万万钱才建成的府邸,归了永王,当今圣人的第十六子,他酷爱马球,经常在鞠场之内举办比赛。

刚好陆离想见识一下大唐第一运动,便带着千蕊姑娘同去。

“此地为永王殿下的别宅,戒备森严,陆卿到此,安全定是无虞,吾等赶紧回去复命吧。”

“听说今日对战的是吐蕃,无缘一睹我大唐健儿的风姿,可惜了。”

“有什么好可惜的,游街赏景,亦是一桩美事。”

交谈之间,那两名暗中护卫的不良人远去。

鞠场。

为了方便行事,陆离身边没有仆从跟随,但他本身就气度不凡,再加上身侧有佳人相伴,门僮自然不敢小觑,赶忙上去迎接。

不等其开口,陆离直接掏出名贴,这是为客之礼,也是为了表明身份。

不多时,门僮双手归还名贴,躬身示意:“原来是陆卿,快请。”

三品大员来看球赛,永王高兴还来不及,身为仆人,又怎么敢拒绝。

事实上,若非永王殿下正在全力备赛,根本抽不开身,门僮早就派人去通知他前来迎接了。

就这样,在卫士的引导下,两人来到球场观赛区。

本以为来得够早了,可此刻看台上坐满了贵族男女,毕竟此次对战吐蕃,算是国家级赛事。

而知道陆离身份的管事,直接将其带到了高台,也就是视野最开阔、能够俯瞰整个赛场的贵宾区。

眼下两支队伍尚未登场,都在紧锣密鼓地做着准备工作。

大唐与吐蕃有着世仇,交战数十年,有胜有负。

而当今圣人即位后,励精图治,唐朝国势鼎盛,军力空前强大,一扫武周时期边疆战事不利、被动挨打的尴尬局面,在对吐蕃战争中,屡屡占据上风。

正因为如此,吐蕃赤德祖赞特意派出使者来长安,想在鞠场与大唐一争高下。

换而言之。

鞠场即战场,用以宣扬国威。

“去年我阿爷率军出西平,行千余里,攻破吐蕃洪济城,今日我大唐健儿定能在自家门前扬威!”

一扎着总角的少年脸色涨得通红,攥紧拳头,朗声说道。

高台只对贵宾开放,因而人数不多,并且,除了陆离和千蕊姑娘之外,都是些少年郎,年龄最长者不过十一二岁。

听得伙伴的豪言壮语,一少年眉头微皱,沉声道:“吐蕃赞普赤德祖赞堪为一代雄主,否则也不可能在我大唐天军的攻伐下支撑这么多年。”

“吐蕃使者选在上元节下战书,恐怕真有几分把握。”

“哼,在战场上逞不了英雄,来长安又能如何?”那总角少年眼神睥睨,满是自信。

这一幕落到陆离暗中,令他颇觉有趣。

“这位小郎君估计是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家的公子。”千蕊解释道。

陆离点了点头,心道:将门虎子,所言非虚。

念及此,他忍不住跟身旁这群少年搭话,笑着问道:“今日上元节,街上有花船、歌舞、杂耍,尔等为何不去?”

其实,少年们早就注意到了陆离,能被永王府的管事亲自引上高台,身份会简单?

正因为如此,皇甫鸿收敛锐气,叉手道:“轻歌曼舞于国无益,而击鞠暗含阵战之道,吾等年少不能提槊上战场,便来此为大唐健儿喝彩助威。”

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