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阿罗诃(1 / 2)

“贵教天尊如此孱弱,竟让一小小州官所杀,莫非其中有什么隐情?”

佛道两家都有死而复活的传说,故而,千蕊姑娘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稀奇之处,反而更加好奇堂堂天尊,为何会被凡人所杀。

事实上,每个来景教的善士都会问这个问题,因而米利斯并不感觉意外,脸上笑意不减,道:“世间种种,皆由天定。尊者早知命中会遭此劫,欲以己身代受大众之罪,为众生求得救赎。”

度一切恶鬼,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千蕊瞬间想到了佛堂里供奉的地藏王菩萨,心道:看来这位景教天尊同样是大慈悲者。

下意识地,她认真打量那个挂在莲花十字架上的男人——

高鼻深目,头戴棘冠,面容哀苦。

阿罗诃为天尊名讳。

而刚才米利斯说得是尊者。

陆离猜测,在景教经义中,两者应该不可混为一谈。

一旁,见千蕊没有问题了,米利斯才温声解释道:“好教女施主知晓,挂在十字架上的那位尊者名为弥施诃,乃天尊之子。”

“移鼠?”

“没错。”

再度听到这个富有喜感的名字,陆离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

常言道,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事实却并非如此,光翻译这一关就很难绕过去。

三言两语之间,三人来到塑像下方,米利斯恭敬行礼,陆离与千蕊并非景教中人,只用在胸口划个十字,表达敬意即可。

“昨夜天尊托梦于我,说要将此物交给贵人,说是将来于你有大用。”

话落,米利斯绕到十字圣像后方,扒开其中一块石砖,只见槽内搁着一块方形木牌,大约巴掌大小,上面刻着与塑像相同的场景——

弥施诃头戴棘冠,面容悲苦,被挂在十字架上受刑。

除此之外,再无其它,没有文字描写,没有纹饰。

不过,陆离感觉木牌的颜色有些不对,呈淡红色,像是用什么颜料浸染过。

由于知晓此物是景教天尊所赐,千蕊姑娘凑过来看了几眼。

嗯……平平无奇,肯定是光华内敛,神物自晦。

不止她一人这么想,在场的另外两人有着同样的猜测,毕竟,总不可能是阿罗诃闲得无聊,刻意耍他们吧?

念及此,陆离将木牌郑重收好,而后抬眸看向米利斯,“天尊可还有其它教诲?”

“天尊一共叮嘱小僧两事。”米利斯摇了摇头,道:“一是问贵人可愿入我门中,二是将此物交给贵人。”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旧事重提:“贵人可愿加入景教?只需遵守十愿,再无其它约束。”

要知道,眼前这位可是天尊看中的人,若是能在自己的劝说下,选择入教,简直是大功一件啊。

另外,陆离可是大理卿,站在庙堂最高处的官员,又深得圣眷,而这恰好与他们近几年琢磨出来的弘教之法相吻合:

走上层路线,正景教之名。

之所以在大堂挂历代先皇的图像,便是因为如此。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