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不详(1 / 2)

只见一名老僧走了过来,先是朝众人行礼,而后坐上专门为讲经僧设置的高座上。

紧接着,在寺内赏灯的百姓、信徒闻讯纷纷赶来,来得早就席地而坐,若是来迟了就挤作一团,扶着树、踮起脚尖,满脸期待。

事实上,元载并不感觉奇怪。

僧人之间互相讲经、谈法,讲究一个庄严肃穆,说得越深奥晦涩越好,但跟寻常百姓讲经就没必要了,怎么通俗就怎么来,毕竟,大部分人听不懂那些文绉绉的话。

只见那眉毛花白、宝相庄严的老僧启齿高诵佛号,然后脸色一变,模拟妇人的声音,念道:

“慈母告目连:‘我为前生造业,广杀猪羊,善事都总不修,终日咨情为恶。今来此处,受罪难言。浆水不曾闻名,饭食何曾见面。浑身遍体,总是疮疾。受罪既旦夕不休,一日万生万死。’慈母唤目连近前,目连,目连啊……”

随着两声呼唤,几个小和尚开始敲打木鱼,并用各种乐器营造氛围。

高台之上,老僧继续唱念,同时以袖掩面,表现出一副“我很惨”的模样:

“我缘在世不思量,悭贪终日杀猪羊,将为世间无善恶,何期今日受新殃。

地狱每常长饥渴,煎煮之时入護汤,或上刀山并剑树,或即长时卧铁床。

更有犁耕兼拔舌,洋铜灌口苦难当,数载不闻浆水气,饥羸遍体尽成疮……”

抽泣声响起,元载发现四周那些心软命苦又没什么见识的妇女,早已抱在一起痛哭了。

与此同时。

四道身影落到了佛堂顶端,正看着下方堪称荒唐的闹剧。

观望了片刻,杜克感觉大唐百姓太好骗了,尤其是那些年龄偏大的妇女,听了没一会儿,就争先恐后地摘首饰、手镯,说要融了给菩萨、佛主塑金身,给自己和家人赎罪。

好好一上元佳节,硬是变得糟心起来。

而潘明倒是不感觉奇怪,毕竟这个时代的百姓没有太多娱乐活动,别说看影视剧了,书籍都很难接触到,现在难得看一场表演,再怎么简陋,内心也会被触动。

当然,和尚们知道分寸,目连救母的故事说出来,暗示信众捐一次供奉物就可以收手了。

眼下上元佳节,还是多讲讲喜庆的故事比较好,就这样,他们又开始讲历史传说、民间故事,宣扬圣人的威望政绩……

俗!

不愧是俗讲!

若非顾忌场合,陆离都想骂:一群骗子剃去头发、披上袈裟,再端上个木鱼,就可以招摇撞骗了!

最不要脸的是,还美其名曰:

洗去罪孽。

自始至终,没有任何异象显化,陆离看得分明,端坐在高台上的老和尚多次睁开眼,偷偷瞥向信徒捐赠来的器物。

“真是开了眼界,佛门舌绽莲花的法门,名不虚传。”杜克毫不客气地揶揄。

“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手中的刀还是太钝了。”潘明满脸不屑。

“让几位施主见笑了,贫僧楚金,忝为本寺住持。”

话落,一道身影出现在陆离身后,看似悄无声息,但还是在第一时间被他察觉到了。

楚金,俗姓陈,相传其人七岁能诵法华,九岁出家,十八岁即升座讲法华义旨,开元末年,担任千福寺主持。

在陆离审视的目光中,身披破袈裟的楚金不卑不亢道:“四位善士的来意贫僧已经知晓,还请移步,随我去正殿一叙。”

“带路。”

话落,四人从庭院后方落下,不曾惊动任何人,包括元载。

昔年,章怀太子主动舍弃府邸,方才有了眼前这座占地宽广的千福寺。

在刚才来的时候,陆离便已四处侦查过了,三门殿、天王殿、大雄宝殿,一样不缺。不仅如此,讲堂、藏经阁、观音殿、地藏殿、祖师殿、珈蓝殿,更是样样俱全。

这得骗多少钱才能将其建成?

许是察觉到陆离眼底闪过的不屑,楚金转过身来,问道:“施主可是对我寺有所误解?”

“呵呵,没有误解。”

一旁,杜克代为回答道:“就是觉得贵寺舌绽莲花的功夫,实在厉害得紧,把善男信女当肥羊宰,还能让他们心甘情愿。”

“果然,施主误解了。”楚金摇了摇头,“善信们捐的银钱,无人敢贪墨,要么融掉为佛主塑金身,要么用来建造多宝塔。”

“贫僧初来千福寺的时候,一日诵《法华经》,至《见宝塔品》,眼前忽现宝塔,乃禅坐六年,发誓建塔。”

“奈何力量有限,只能大开俗讲,请善信募捐,筹集四方善款。”

塔。

原来是存放僧骨舍利的地方,到了本朝则成了一种标志,只要有条件,僧人们都会在寺庙内建一座塔,立在大雄宝殿前。

但四人即将踏入宝殿,却发现庭院内确实空无一物。

香火如此鼎盛,建个塔有何难?

除非老和尚心大……

嗯,多宝塔。

光听这个名字就觉得不凡,竟以多宝为名。

“不知贵寺还差多少钱?”潘明不动声色道。

楚金合手宣了一声佛号,坦言道:“历时六年,已筹得善款五十万钱,还差五十万。”

陆离一阵无语,一张羊肉馅胡饼一个钱,若是建佛塔的钱去买饼……

到了这个地步,已没什么不能说的事情了,李饼责问道:“那为何要欺骗信徒?那负责讲经的和尚平平无奇,甚至可以说市侩。”

老和尚没有被李饼的外貌吓到,养气功夫似乎练到了家,反问道:“各位非我门人,为何妄言?只要捐了善款,一切罪业吾等自会替其应下,保证他们死后永不坠阿鼻地狱。”

坦白来说,这话得不到验证。

至少陆离等人验证不了。

不过,楚金主动说道:“诸位有大气运加身,若愿入我门中,贫僧便以身演法,一展佛门神通。”

潘明与杜克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两人面面相觑。

李饼则面无表情。

而陆离,他本以为自己能够免疫类似的话了,但是,这话由和尚说来,心里莫名的感觉膈应,很膈应。

见四人沉默不语,态度已非常明显了,楚金仍不死心,一边走在前方引路,一边说道:“贫僧知道三位贵客对我佛门抱有偏见。”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