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死亡与新生(1 / 2)

阻止,阻止个屁啊,蓝辞心里骂道。

现在跑出去搬救兵才是最好的选择好吧。

“夜灵,咱们不是祂的对手,赶紧跑出去通知学院吧。”蓝辞拉起她的手就往白玉门出去,

此时蓝辞的速度已经大大超越了人类极限,她只觉得自己现在的速度,比之前奔跑过的都要快,

果然,只有逃跑才能激发出人体的极限速度。

两人顺着凝结的白银之海向外狂奔,一路上都是奇形怪状的尖块,有的弯弯的,如过山车铁轨,凝固的浪花层层叠叠,一路上全部挡在了蓝辞两人前路。

“该死的,这样我们的速度就慢了。”

蓝辞低骂着,手中的长刀劈砍,从这些晶块中斩出一条路来,破碎的冰晶溅的到处都是,为此夜灵还被划破了脸颊。

“不行,这样我们肯定跑不出去的。”夜灵喘着粗气说道,脸色通红,胸口跟着剧烈的起伏。

她的身体素质比不上蓝辞,短时间的超高速奔跑,已经开始让她出现了呼吸困难的征状,

海洋高峰上,钭妃看着逃跑的蓝辞愣了一下。

祂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祂摇了摇头,随着她兄长权柄的融入,祂也快速的向着真神完全体转变,

眼神逐渐变得冰冷,不再有任何情绪,千年来沾惹让人类的陋习重新回归神性。

钭妃看着两人露出一抹冷笑。

不知道是嘲讽她们的愚蠢,还是在讽刺她们的懦弱。

祂对着一旁的空气伸出手,

接着,大地开始颤动,地面在龟裂,在地底深处,一把金银色长剑缓缓从裂缝中出现,向空中飘起,向着祂的手浮去。

言灵·剑御

其实,与其说这是一把剑,的其实它更加像是一杆长枪,它的前端与中国古代的剑并没有太大差别,唯一也区别的便是制作而成的材料,

而它的剑柄比普通的剑要长,而且不止一星半点,它的剑柄长的更像是枪杆,上面雕刻在正是那颗叫“桎桴”的巨树。

传说中,黑色的皇帝尼德霍格曾经下令,让青铜与火之王诺顿,铸造了炼金武器青铜炼狱·七宗罪,分别为: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色欲和暴食,传说中这便是炼金武器的巅峰。

但是谁又知道,掌控黑暗的王者,也拥有着一手龙族各王之间比较起来,算是顶尖炼金术。

祂将无与伦比的金属培育成了一颗黄金巨树,将它扎根在光明的眼泪与黑暗的唾液中,再加上庞大的炼金阵法辅助,经过数千年的生长,终于完成了这一把神之器,一般伴随着祂成神的神器。

祂的目标不止是祂的兄长,龙族的所有王者都是祂野心,这把杀死光明与黑暗之王的长青剑,将伴随着祂的新生征战诸神。

钭妃将长枪握紧。

祂看向“长青剑”,它的枪尖是腐朽的,上面锈迹斑斑,仿佛一抖便会有锈片被震下。

锋利的爪尖在枪杆的沟壑上划过,上面的花纹很繁奥,同时也很美丽,钭妃忽然目光一凝,背后翅膀猛地一振,下一瞬间便消失在原地。

另一边,

夜灵已经慢慢的减缓了速度,长时间的氧气供应不足,已经不能再支持她的身体高速奔跑,

“不行,我跑不动了。”夜灵气喘吁吁道:“要不你先跑吧,我不想连累你。”

“你有没有看过一些逃亡的电影啊,在电影里面,一般这么说的,她的队友肯定不会抛下她。”蓝辞在前面笑着说,“所以啊,我肯定不能丢下你一个人在这。”

夜灵无语,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忘开玩笑,忽然她看着蓝辞在前面停下的背影又温柔的笑了,心里有些小感动能。

“行了,我背着你跑吧。”蓝辞笑着回头,

忽然她的表情凝固了,一片温热。

浓稠的血浆溅满了她俏丽的脸颊,她回头,看到的只有夜灵那一张美丽,却只是带着温柔笑容的惨白脸蛋,没有什么血腥味,有的只是一种动人心魄的麝香,这便是血液的味道,一如她这般美丽。

夜灵——!!

蓝辞想要呐喊,可是她发现自己居然发不出声音来了,这并不是什么力量控制出了她,只是那两个字噎在了她的喉咙里。

钭妃站在夜灵背后,缓缓甩下剑锋上的血迹,龙族可不是只会使用爪子,祂们同样有着属于自己的武器。

鲜红的液体从剑尖上垂落,红色的血珠中带着淡淡的紫色流光,将白银地面绽放出一朵朵细小的紫红花。

钭妃面无表情看着这两个曾经的“姐姐”,

她目中没有一丝怜悯,甚至没有情感波动,仿佛就像是碾死了一只微不足道的虫子,瞳孔里有的只是冰冷和无情。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