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评书屋 > 历史战争 > 逆宋 > 一七八 赔罪

一七八 赔罪(1 / 2)

所谓向各路神仙和天下臣民承认自己的错误,就是下诏罪己。

自己写一封诏书骂自己不是东西,还得昭告天下,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

以往廷臣上奏折骂皇帝,柴宗训虽当时很生气,但过后也就忘了。但这一次不仅带上皇后,还有他那出生就未见过面,此时不知在何处受难的孩子。更是将‘狸猫换太子’之事公开化。

柴宗训一把将奏折摔在地上,怒喝到:“把这个叫傅西城的抓来,朕要亲自问他的罪。”

晚上恰逢董遵诲当值,他捡起奏折瞟了一眼,随即奏到:“皇上,傅西城不过从五品小官,写这样的奏折犯上就是为了沽名卖直,皇上若同他计较,反倒正中下怀。”

柴宗训说到:“朕岂不知他用心险恶?只是此时若不以雷霆手段将态势稳住,皇后本已憔悴不堪,如何还能承受此种压力?倘朕被这些庸臣牵制住,如何还有精力去寻那未曾谋面的孩儿?”

董遵诲想了想,说到:“皇上,此时已是深夜,前往捉拿傅西城恐更引人诟病,以臣之见,不如趁着明日大朝将其治罪,堵住众臣卖直沽名之路。只是大朝上定会有一番激烈争论,皇上还须小心准备才是。”

准备?柴宗训只想一声令下将这些不知所谓的人全都斩首示众。

翌日早朝。

柴宗训跟没事儿人一样,与廷臣商议政事。

傅西城不过一个郎中而已,根本没有进殿的资格,只在殿外候着旨。

处理完政事,柴宗训这才将傅西城的奏折拿出来:“宋王,魏王,魏枢相,这封奏折想必卿等应该看过了吧。”

奏折是通过中书省上来的,身为侍中的符彦卿,领中书平章事的赵匡胤,以及挂着中书令名头的魏仁浦当然都看过。

原本以为皇上会大发雷霆,没想到他会隐忍到现在,且云淡风轻的拿出奏折。

因为事涉皇后,符彦卿只说看过便立在一边。

魏仁浦说到:“回皇上,此奏折臣看过。臣以为此奏折虽看似有理,实是危言耸听,沽名犯上。皇上可将傅西城召上殿来,训斥一番,再逐回家去命其认真研读圣贤教诲。”

柴宗训淡淡一笑:“朕听说这个傅西城是魏枢相的门生,奏折中提到的铁船和火炮惊动各路神仙之事,魏枢相也与朕提过,怎地门生上书,魏枢相反倒让朕训斥?”

“回皇上,”魏仁浦解释到:“当日臣的确觉着铁船火炮动静太大,恐惊动神祇。只是臣听闻此次收归南唐,平静海军彰武军之乱,火炮皆立下不世之功,此时臣方知皇上造火炮之用意,确如当初所言,增强王师战斗力,减少士卒伤亡。若能将震动控制得小一些,便更完美了。”

这个倔老头倒也不是真的那么古板,如此说来,傅西城上奏折并非他的授意。

柴宗训转头到:“宋王,你怎么看?”

“回皇上,”赵匡胤说到:“臣以为魏枢相奏对甚善,只是得罪天神以致皇后娘娘诞下狸猫之事,还须娘娘亲自抱出皇嗣以平谣言。”

柴宗训微微皱眉:“皇后尚未临盆,如何抱出皇嗣?”

赵匡胤说到:“皇上,上次诊脉之时太医曾说过皇后临盆就在这几日,便请皇上暂且放过傅西城。只等皇后诞下皇嗣,并非他所捏造之狸猫,再将其治罪不迟。”

他的态度让柴宗训有些奇怪。

狸猫换太子和宋州交界处刺杀最有嫌疑的便是赵匡胤,此次傅西城无端上书,他正可趁此机会威逼一把,说不定符昭皇后位置便不保,柴宗训也得下诏罪己。

但赵匡胤居然如此轻易的就放过这次机会,莫不是时机还不成熟?

不过只要几个重臣不挑头闹事,柴宗训也不想将事情闹大,放过一个傅西城也算不得什么。

“也好,”柴宗训开口到:“待皇后临盆之后,朕会亲自抱出皇嗣昭告天下。”

原本此事可以就这样过去,但这傅西城也算合该要死。

何辉原本一直在造作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督工火炮和炮弹,偏巧被他听到皇上已回京,便兴匆匆自造作局赶到宫中。

在宫门外之时,恰好遇到傅西城。

傅西城一封奏折上去,竟然毫发无损,这可不是他要的结果。

最好是皇上盛怒之下打他一顿,再顺道贬谪到地方做个知县。

虽然看似受了苦,可他诤臣的名声就传出去了。

以他的年纪,再苦熬资历也不过礼部侍郎。若能就此一战成名,令天下读书人敬仰,青史留名不说,就是做个县令,也比苦熬资历油水要多。

最新小说: 高冷王妃只想搞事业 弃医成凰 当世子妃被迫营业后 穿越之从乞丐到皇帝 医品嫡谋 重生逍遥赘婿 长街人声涨 天!夫君是个大反派 权宠帝凰 王妃天天都想继承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