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叹息(1 / 2)

姜九寻看的流连忘返,呆了半个时辰才心满意足的准备离开。

“回宫吗?”她扭头看了看萧云漠。

“好。”萧云漠什么都依她,摸了摸她有些冰凉的小手,叫人去拿一个手炉过来。

陈小公子得了赏赐,乐的见眉毛不见眼,将人送走了之后,才美滋滋的回去准备几个工匠,等着明儿送进宫去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姜九寻有了些困意,靠在轿子中懒洋洋的打哈欠。

萧云漠见她眉眼之间满是满足,不由得轻轻一笑,“还有一段路程,要不要睡……”

一句话没说完,就感觉到了轿子颠簸了一下,姜九寻本就是靠在一边,一时间没留神,额角直接撞上了一边的木架,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萧云漠皱眉,看了看她那已经发红的额角,忍不住出声问道,“怎么回事?”

林茂的声音传过来,“王上,方才抬轿子的侍卫没站稳,被绊了一下。”

他冷哼一声,随口说到,“既然这么不小心,那也没有必要留着了,换个人,直接拖出去乱棍打死。”

姜九寻本在轻轻的揉着额角,闻言心中一紧,赶不上疼痛赶紧开口道,“王上,他罪不至此。”

萧云漠没说话,只是心疼的看着她受伤的地方,伸手帮着揉了揉,“不用管他,等下回宫记得上些药。”

轿子已经停了下来,姜九寻听着外边那侍卫求饶的声音,于心不忍,还想要开口劝。

萧云漠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心思,冷漠的说到,“他自己不小心,罪有应得,不必再说。”

说完了,似乎是又察觉到了自己的语气有些生硬,又放缓了语气,“好了,还疼不疼?”

外边的声音渐渐的消失了,大概是那侍卫被拖了下去,轿子又重新走了起来,姜九寻心中一时间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滋味,只好轻轻摇头。

今晚萧云漠没有留宿折泠殿,只是说还有事情没处理,叫她好生休息,又叫人送来了伤药才离开。

按理说被他这般温柔的对待,姜九寻本该是满腔柔情,可半夜的时候还是做起了噩梦。

她猛地睁开了眼,眼中满是惊魂未定。

屏风外边的绿翡没有睡熟,听见了动静起身走了过来。

“娘娘?”她利索的将桌子上的烛火点亮,屋中瞬间就明亮了起来。

姜九寻喝了口水压压惊,才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做了个噩梦。”

绿翡看着她的神情,犹豫着问道,“娘娘是不是想着今晚的那个侍卫?”

两人相依为命许久,她早就对姜九寻了如指掌。

她轻叹一声,眼中也带着些唏嘘。

“奴婢是亲眼看着那人被拖走的,本来还想要逃跑,却硬生生的被人踹断了腿,看上去格外的凄惨。”

当时姜九寻在轿子里没有看见,但绿翡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主仆两人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荒谬。

就是因为一个不小心导致自己磕了一下,不疼不痒的,过两日就好了,却要受到如此的待遇,是不是有些不公?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