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积粮缓称王 第七十一章 天啊!媳妇李莫愁?!(1 / 2)

赵势等了好一会,那女子还是不说话,赵势见状开口劝说到:“姐姐,你不要耍脾气,你应该知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这是已经发生的事实了,不是你不承认、自欺欺人就能不存在的。我也不愿意啊,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要接受它,最后商量怎么处理它。不是沉默就能解决问题的,姐姐虽然年龄比我大,我感觉姐姐的心智还没有我成熟。你先平静的想一想,就算你现在不说,以后不还是要说吗?你也不要想着离开我,你武功没有我高,就算逃跑了,我也能找到你的。你要是想明白想说了,就叫我,我就给你解穴。现在,我先在旁边眯一会,因为你刚才的疯狂,我都累死了。刚好趁着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再休息一会”。

说完就躺在她的旁边闭上了眼准备睡觉,因为他确实累了,不一会就真的睡着了。那女子看到这情况也不知道是气还是笑,索性也闭上了眼,不知不觉她也睡着了。等那女子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

她准备起身,但是没有起来,这才想到自己昨夜被赵势点了穴道。看到身边的男孩睡的正香,这样看着还挺帅气的。本来不想喊醒赵势的,但是自己浑身难受,周围还有一股靡靡之味,再不起来洗涮,身上像有小虫子在爬一样。越想越难受,最后终于忍不住,准备叫醒赵势。心想,现在陆展元也不要自己了,自己还委身给了这个人,就像赵势说的已经是发生的事实了,自己不承认也发生了。辛亏这人样貌长得不丑,和陆展元也不相上下,并且还货真价实的文武双全,昨天好像是说他是府试的解元吧。这样想想这个人还真不错,就是年龄太小了,才十五岁,自己都快要二十了,这算老牛了吧,想想就羞人的样子。

于是张嘴喊他,但是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又舔了舔嘴唇,试探的叫着:“喂!喂!”

赵势听到一个女声叫他,迷迷糊糊的说:“小青,别吵,让我再睡一会。”

那女子听到赵势叫了一个女孩的名字,不知为何,立即变得有些生气大声喊道:“喂,你醒醒!”

这声给赵势彻底的喊醒了,看到天色大亮,这才看向身边的人,发现是昨天的女子,立即回忆起昨天的事情。于是说道:“姐姐醒了啊,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不叫醒我?”

那女子冷淡的说:“不要老叫我姐姐,显得我很大一样,我有名字,我叫李莫愁。快给我穴道解开。”

赵势听到她叫李莫愁,没敢相信,惊讶的大声问到:“你说你叫啥?”

李莫愁被他的大声吓到了,说:“李莫愁,怎么了?”

赵势这下子彻底的清醒过来了,不确定的问到:“你叫李莫愁,林朝英的那个李莫愁?终南山古墓中的那个李莫愁?”

这下轮到李莫愁震惊了,问到:“你怎么知道我的,还知道我祖师婆婆的名字,你是谁?”

赵势得到李莫愁的肯定,一时没有回答。心中想着,我靠,随便遇到的一位女侠竟然是赤练仙子,也对,按照原著算,李莫愁早应该出来闯荡江湖了。这个时候不知道有没有遇到陆展元,不对,原著说他们二人是在终南山相遇的,肯定是遇到了。再加上,昨天看到她哭红的眼泡和失落愤恨的表情,我靠,不会是她刚失恋吧,自己这是沦落到当接盘侠了吗。

自己以前就疑惑,就算李莫愁被陆展元抛弃,也不会一定要杀他全家啊。当时以为因为陆展元骗了李莫愁的身子,又和何沅君结婚,所以李莫愁才那么恨陆展元的。但是经过昨天亲身经历,自己知道李莫愁根本没有失去身子。这样一来就能推测出李莫愁对陆展元又爱又恨的原因了,应该是李莫愁失恋后来到韶州被淫贼盯上,中间肯定发生了许多曲折,让李莫愁痛不欲生,产生了偏激的心理,将错误全部怪罪到陆展元身上,以至于对陆展元表现出爱的很深、恨的很深的感情。

突然又想到,昨天是自己顶岗了,李莫愁不会对自己恨之入骨吧,要是这样就完蛋了。等一下要见机行事,好好劝说,千万不能让她产生偏激的心理。原著说以前李莫愁是一个美貌温柔的好女子,现在应该还是一位好女子。说起来自己也是受害者好不好,虽说得到了一位美女妻子,但是这妻子这心里有别人啊。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这两个该死的淫贼,自己昨天就不应该让他们死的那么轻松。对,自己要将过错全部推给那两个淫贼,都他们的错。

李莫愁看到赵势在那沉思没有回到自己的话,又说到:“喂,你怎么不回答我,你怎么知道我和我祖师婆婆的名字的?”

赵势听到问话回过神来说:“我也是两年前机缘巧合知道林朝英前辈的,然后好奇去了一趟古墓,从孙婆婆口中知道的你,你不是和陆展元一起走了吗,他人呢,怎么没有和你在一起。不过,不管怎么样,从今天起你是我妻子了,不能再和他有来往了。”

李莫愁听到赵势说起陆展元,又哭了起来。赵势见状真想打自己一巴掌,他妈的,自己就是嘴贱,知道她失恋了,还提陆展元,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赶紧补救的说:“你还哭,成我妻子了,你竟然还想着陆展元,你怎么能这样不守妇道。”

李莫愁听到赵势说自己不守妇道,对着赵势说:“谁不守妇道了,谁是你妻子了。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赶紧给我解开穴道。”

赵势说:“解开穴道可以,你还说你不是不守妇道,你都不承认是我妻子,还想嫁给别的男人,不是不守妇道是什么。”

李莫愁气愤愤的说:“我没有想嫁给别的男人,快给我解开穴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