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天河城变(1 / 2)

天河城大街上,不少修士刚喝完酒,各自归途,也有三五成群,在大街上高谈嬉笑。

“杀人啦,寒鸦军杀人啦……”

突然,一道嘶喊声打破了这美好的夜晚,打破了一切。

寒鸦军杀人?

众人皆是一怔,面面相觑,有点没反应过来。

这时,伴随一阵急促粗重的喘息声,一道身影,手提三个人,从街角处掠出。

随即似乎是有些力竭,“砰”的一声,便摔在众人面前,嘴中咳出一大口鲜血。

“是张道友!”

有人认出张九风,当场惊呼出声,冲向前去。

“张道友,是何人伤的你?”

“你怎带着几个凡人?”

其余人反应过来,纷纷迎上前去。

“快,快告知大家,寒……寒鸦军不……不当人子,趁我们过平安夜,在暗中劫掳百姓,杀……杀人灭口。”张九风喘着粗气,口中鲜血还在流淌,却还拼命将事情说出。

众人听得眼皮直跳,最后满脸惊容。

“寒鸦军劫掳百姓?”

有人看了一眼被张九风救出的两名孩童,以及其母亲,顿时皱起眉头。

“他们不是来镇守天河城的吗?劫掳百姓做什么?”

“我……我怀疑,有其他道友也被掳走了,他们带着困杀阵,分明……分明是为了对付我们。”张九风想到了什么,忙补充道。

“这……”有人听到这,顿时脸色大变,喊道:“我还说我弟弟去哪了,方才喝酒喝一半,他说要去春百巷买更烈一些的酒,结果现在酒局都散了,人还没回来,难不成就是被寒鸦军的人掳走了?”

“等一下,张道友,你如何判断是寒鸦军的人?”

“他们蒙住了脸,但鞋子没换,是寒鸦军的军靴。”

“岂有此理,寒鸦军就是这样来镇守天河城的吗?”

“他们掳走百姓,连修士都不放过,到底是想做什么?”

“走,快走,不要分散,一起去召集大伙。”

“拉上所有人,找齐天骄对峙,若不给我们个说法,此事没完。”

众人说完,便抬起张九风,迅速离去。

……

不远处,几道黑影,缓缓从暗中走出。

为首之人,正是齐明。

此刻他面色阴沉,眼眸中仿佛压制着惊涛怒浪,随时要喷发。

“到底是哪个蠢货办的事?”

他转过身盯着几名寒鸦军士兵,压低着声音,咬牙切齿,仿佛连牙齿都要嚼碎吞下去。

“我说了多少遍,不要闹出动静,不要被他们发现,三人成行,联手找落单的抓,哪怕杀掉也好啊。”

“可现在呢?现在呢?现在他妈全城所有修士,很快就都知道我们寒鸦军在偷偷抓人,掳人。”

“你们这些废物,废物啊,连一个筑基中期的垃圾都抓不住。”

“给我查,狠狠查,我要看看到底是哪三个废物,放跑了那个修士。”

齐明几近疯狂的骂着,压低了声音在怒骂,喉咙在低吼。

几名寒鸦军士兵皆低着头,不敢与之对视,面色甚至开始苍白。

这位齐将军的凶名,他们在战场中早有所闻。

别看人家表面温和亲近爱笑,可是在战场上,这位是直接手掏妖兽头骨,直接放嘴里嚼碎的狠人呀。

很快,压制暴怒的齐明,似乎压制成功了。

他慢慢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变得心平气和。

“吩咐下去,立刻派几队人将城门封堵,城门一定要重兵把守,一只苍蝇都别放出去。”

“还有,船上留下几个人看守即可,剩下的人,全部调入城内。”

……

很快,军令下达。

三千寒鸦军,尽数被紧急调动。

停在城外那艘巨大的黑帆战船,掠出近三千之数的寒鸦军,迅速分成上百支小队,尽数冲入城门。

其中五百人组成一个方阵,将城门完全围堵,密不透风。

剩下近两千人,整齐快速的进发,登上城墙。

齐明早已站立在那,双手背负,目光冷冽,俯瞰整座天河城。

而此时,城门左侧的城墙处,停靠着黑帆战船的位置角落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