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我生气的后果(1 / 2)

所有瑶池弟子皆呆愣在原地,脑袋一时之间竟一片空白。

这个人……他怎么敢?

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杀我们瑶池的人?

他疯了吗?

“徐哲!”

一名瑶池弟子反应过来,尖声厉喝。

她祭出一柄飞剑,化成流光,斩向徐哲。

“还我郑师姐的命来!”

流光飞剑,带着滔天杀气,狠狠劈落。

徐哲并没有避开的意思,平静站在原地,抬起一只手,轻轻一挥。

“当!”

飞剑接触手指,迸溅出一连串火星,却瞬间被扫飞,在半空翻转数下,掉落地面。

清脆的金属声响,瞬间又让众人陷入了沉寂。

“金身境肉身!”

所有人皆满脸惊容,难以置信,目光骇然的盯着徐哲。

“这怎么可能?”

“此前还在流传他只是铜皮肉身,怎么可能一下子成为金身境?”

“金身境,号称堪比金丹期实力……”

许多人都看向刚刚出手的瑶池弟子,金丹中期,而且还是杀伐凌厉的剑修者,飞剑可斩一切,却被徐哲挥手一扫,直接打飞了。

传闻中的金身境,竟是如此强大?

“徐哲,莫要仗着金身境肉身,便可安枕无忧。元婴期之上,轻易可斩杀你。”那名弟子厉声喊道,满脸愤怒与不甘。

徐哲一巴掌扫飞了她的飞剑,令她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我不认同你的话。”徐哲却摇了摇头,淡淡道:“元婴之上,确实能破我防,但要说轻易斩杀我,应当是不可能的。”

“没错。”曲红袖立马喊道,满脸傲然:“你们那个郑师姐,堂堂元婴期,却还是被我徐叔叔轻易斩杀,元婴之上想轻易杀徐叔叔,做梦吧!”

此刻,她已经彻底明白,徐叔叔就是个无底洞,永远看不透他的实力与底牌。

本以为只是筑基期,却拥有一种阴冷的火莲,能轻易秒杀金丹修士。

本以为面对元婴期剑修,他无法力敌,结果这家伙居然拥有法宝阶的飞剑,轻易重创对方的本命剑。

本以为那个剑修施展四象剑阵,他冲进剑阵等于自投罗网,没想到却拥有金身境肉身,还轻易破掉剑阵,让施展者当场反噬重创。

曲红袖感觉这一切就像在做梦,很不真实。

但现在她接受了这一切事实,对徐哲只剩盲目的崇拜。

“元婴之上又如何?我徐叔叔现在连元婴都能杀,再过不久,出窍期都能杀给你们看!”曲红袖继续叫嚣道,发泄心里的怒气。

徐哲闻言,默默点头,没有回应。

再过不久,若是能踏入金丹期,加上金身境肉身,遇上出窍期……若是能动用法宝,应该是可以杀掉的。

那群瑶池弟子,却表情古怪。

甚至有些人已经忍不住发笑,笑得极其的不屑与嘲弄。

“曲红袖,你是想撇清关系么?把我郑师姐的死,全撇在徐哲身上?”

“当真是可笑,徐哲就算拥有金身境肉身,也不可能是我郑师姐的对手。”

“我们来的时候,此地就只有你们二人与我郑师姐,她定然是被你们二人联手偷袭,才导致重创,最后是徐哲将她杀死。”

“不错,你现在想撇清关系,已经迟了。此事不止是这个徐哲,包括你们朱雀军,必定要给我们瑶池一个交代。”

几名瑶池女子相继说道,眼中满是狠厉之色。

“呵,曲红袖,你当真以为他区区一个金身境肉身,就很强了么?”

那名被徐哲一掌扇落飞剑的瑶池剑修者,此刻更是像抓到了机会,冷声嘲笑。

她迈步向前,收起了被打落的飞剑。

“方才我只是不知他达到了金身境,随意出手教训罢了,我若祭出杀招,区区金身,能挡得住我?可笑!”

此刻,她只想挽回些许颜面,否则回到瑶池,此事一传开,必定会被其他同门当成笑柄。

“你要试试吗?”

突然,徐哲的声音冷不丁传来。

那名瑶池剑修弟子一怔,心中恼怒不已,表面还是依旧保持不屑一顾的嘲弄笑意。

“你配吗?我若出剑杀你,到时候朱雀军借题发挥,将你们杀我郑师姐之事抵消,我们郑师姐岂不是白死了?”她恼声喝道,义正言辞,有理有据。

“……”

徐哲沉默了。

微微仰头望天,叹了口气。

“唉!”

他迈开了步伐,慢慢朝那名瑶池剑修弟子走去。

“你们的郑师姐,伪装成‘惊神’组织的人来杀我们,可你们一来便不分青红皂白,诬陷我,威胁我,所以我心中不畅快,念头不通达,只能把她杀了。

“按理来说,此事也就到此为止。你们却继续冲撞我,对我出手,对我不敬,其实我可以不在意的。

“但是……你们太得寸进尺了,特别是你,很不礼貌,也很没自知之明。”

徐哲目光直视那名瑶池剑修弟子,平静道:“既然你都对我出过手了,就应该知道我的实力,却还在这故作不知,出言不逊。”

一字一句的说着,徐哲竟已然来至那名瑶池剑修弟子面前。

那名瑶池弟子早已脸色惊变,眼神中掠过一丝不安,故作镇定道:“你……你想干什么?难道你还想当着我们师姐妹们的面,把我也杀掉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