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你讹我?(1 / 2)

几天后,徐哲已然离开了葬仙谷。

他改变了容貌与气息,在西坤洲的一座城池里,买了一块全新的万象玉牒。

神识探入其中后,徐哲又惊奇的发现,新玉牒里立马就有了变化。

此前自己用过的玉牒信息,全都自动出现在新的玉牒里,随手一翻,有朱崇立临死前发来的记录画面,还有曾经在天骄谷遇到的疯老头记录画面。

“云端备份?”

徐哲皱起了眉头,这是个不太妙的消息。

倘若这些玉牒与现代手机一样,都会将旧玉牒的信息保留在云端,一旦换新的,信息又会根据用户神识绑定,自动恢复过来。

那就说明掌控灵网的人,是能看到所有人玉牒里的资料的。

所以真正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或者重大之事,一般人也不会将其存入万象玉牒。

“也就说,王建国的这块玉牒,哪怕修复好了,或许里面也没留下什么重要信息。”

徐哲摸出在葬仙谷中捡到的破损玉牒,略感失望,对里面的信息已经不太抱有什么期望了。

如此一来,估计也难以判断李纯刚与顾嘉儿两个人中,究竟是谁在说谎。

结合在葬仙谷中与李纯刚那道化身的接触,徐哲基本能确定,那并非他人假扮。

时隔这么多年,李纯刚虽然也有些变化,不管是容貌气质,或是言行举止,包括性格,其实都与当年的李纯刚不一样了。

但这些变化基本是有迹可循的,从言行举止到性格,都是基于当年那个李纯刚去演变而成,并不是平白无故就像变了个人。

至于他所说的那些话,有几分真几分假,徐哲就难以判断出来了。

另外就是顾嘉儿,发现她的时候,她被困于那种陷境,应该是真的。

否则正常人再有什么手段,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在那里冒险,就为了博得与徐哲接触相遇的契机。

当然了,就算她被困陷境是真实的,不代表她之后所说的话就全都是真实的。

所以这两个人,在徐哲的本子上,同时被打上了一个问号,有待考究。

还有一个令徐哲颇感兴趣的,便是后来出现的那道神识。

如果没猜错,那应该来自于一位大乘期强者,哪怕没大乘期,也是无限接近于大乘期了。

否则他的神识不可能做到那般强度,能探入葬仙谷,探寻到那么遥远的位置处,关键是还做得那么隐蔽,直到靠近他们,才被感应出来。

“按理来说,那个人的神识既然能追寻过来,应该是知道有人在查他,甚至也很大可能知道是李纯刚他们在查他。可李纯刚却躲着他,不想被任何人知道他来见过我,这有什么意义么?”

徐哲思索着,面露一丝疑惑:“如他所说,仅仅只是不想牵累我,怕把我也拖下水?”

“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根本没必要见我,直接当我不存在便可,这样才更能避免把我拖下水,可他还是冒着风险跑来见我,最后却只说了那些信息残缺的话。”

徐哲紧皱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但神情却越来越凝重。

他心里对李纯刚的问号,已经变大了,隐约有些倾向于李纯刚是在说谎。

但是李纯刚还提到了一个很关键的信息点,有人在布大局,想收集一百个天骄的血脉。

如无意外的话,他指的那个人,应该就是那道神识的主人。

“大乘期修为,收集百种妖兽血脉,是想进行血脉融合?”

徐哲愕然。

这人胆子可真大,就不怕血脉冲突,导致爆体?

退一万步讲,就算真让他成功将一百种血脉融合成功,那也并不强大啊,甚至还会让自身变成四不像,简直是吃力不讨好。

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好好参悟修炼,寻找突破的契机呢。

“道友,《三十天炼丹速成法》需要吗?”

这时,一道鬼鬼祟祟的声音,从身前传来。

徐哲被这书名所吸引注意力,抬头看去,一名身材娇小,穿着一身邋遢道袍的女子,正在向前面一名男修士推销着什么。

定眼一看,她手里抓着一本脏兮兮的破书,书封上正好就写着《三十天炼丹速成法》。

“不要不要,老子不炼丹。”男修士瞥了女子一眼,满脸嫌弃与不耐的挥了挥手,迈步离去。

女子却没说什么,四处张望,很快就跟徐哲的目光对上了。

“道友!”她当即朝徐哲快步走来。

“不用了,我在炼丹一道颇有造诣,但我就好奇,你这所谓的三十天速成,是能速成炼出什么品阶的丹药?”徐哲微微笑道。

女子却未回答徐哲的问题,反是面露喜色:“原来你也是炼丹师,那我这《三十天炼丹速成法》,你必定用得上。”

“此话怎讲?”徐哲笑问道。

“想必你也知道,普陀圣地的圣主顾嘉儿已经归来了吧?所以时隔三百年,神丹洞天终于要再次开启了,你若能将我这本《三十天炼丹速成法》学个五成,去参加神丹大比,定能轻松取得名次,拿下神丹洞天的名额。”女子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般的说道。

徐哲闻言,顿时眉毛一挑。

顾嘉儿?

普陀圣地的圣主?

徐哲很震惊,就她那样也可以当圣主吗?

“道友,考虑得怎么样?”女子问道。

徐哲缓过神来,摇了摇头:“我真不需要这速成法……”

“害,不需要早说嘛,浪费老娘时间。”

女子当即打断道,翻了翻白眼,扭头就走,还一边嘀咕着:“要不是老娘没灵石买灵药了,才懒得跑出来卖这心血之作,反正不买是你的损失。”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