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诸位莫要误会(1 / 2)

阵阵惊呼与议论声,逐渐让场面喧闹了起来。

许多对自身实力颇有自信,却连前一百名都进不了的炼丹师,更是气得无比上头,纷纷呐喊表示不满。

他们皆觉得自己或许正好就是一百零一名,就只差那么一点点。

如今这最重要的炼丹大比上,却来了个练气期的无名小卒,令他们看到了希望。

众所周知,炼丹必须得有神识掌控火候,否则只会炼出一些糟粕,哪怕侥幸弄出点丹药,那也只是连九品品阶都评不上的药渣丹。

而练气期何来的神识,如何炼丹?如何参加这炼丹大比?

这个练气期修士,根本就是来浪费名额的!

许多炼丹师表现极其激进,愤怒,甚至有人已经在大喊评委团黑幕,暗箱操作。

道场边上的一座府宅里,十几位炼丹师组成的评委团,此刻也有些焦头烂额。

“瞧瞧,外面都闹成什么样了?”

“老夫早就说过,此人不能参加炼丹大比,你们却非要什么公正,如今可好,这局面还如何收场?”一名蓝衣老者气得连喘粗气,大声喝道。

“刘药师何须如此着急,大不了便公开那人的答卷,在场若有人还不服,让他与那余嵩现场比试一番,便可证明我们从未舞弊。”

“不错,虽说这余嵩仅有练气期修为,确实浪费了一个名额,可我们都查阅过玉牒记录画面,人家那四关根本就没有作弊,全凭实力,怎可直接抹去人家的名额呢。”

“罢了罢了,这是你们南天洲的地盘,你们觉得没问题,那这麻烦事你们自己解决去。”蓝衣老者恼声说完,挥袖而去,直接去了后院。

其余人面面相觑之后,沉默不语。

唯有南天洲的几位评委代表,沉吟少许,干脆也起身,直接往道场而去。

既然出了麻烦,那处理便是,只要没有舞弊,何惧之有?

然而,还未等他们踏出府宅,亲自向众人力证余嵩没有舞弊时,一句轻飘飘的话语,陡然从道场上传来。

“诸位莫要误会,莫要激动,在下只是隐逸了修为境界,实则已是金丹期。”

徐哲话音刚落,陡然解开修为境界,化为金丹期,同时一股神识猛然席卷涌出,震开了那些朝他窥探的神识。

顷刻间,全场鸦雀无声。

几位评委代表也陡然脚步一滞,呆愣在原地。

尼玛,这小子真是掩盖了修为?

这特么何必呢?

“不对呀,据我们查阅的资料,余嵩骨龄才二十三,五年前刚入练气期,而后进了朱雀军,短短五年时间,怎么可能就金丹期了?”

“这确实不对劲,五年入金丹,这岂不是比天骄们还妖孽?哦不对,徐天骄除外。”

“但另外九十九位天骄,能一百年踏入金丹,便已是资质绝佳,天才中的佼佼者了呀。余嵩怎么可能五年入金丹?”

几人相互对视,大眼瞪小眼,想不通啊!

道场之外,众人也纷纷议论声四起。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徐哲的来历,知道是他掩盖了修为境界后,都一阵无言,暗骂一声老阴比。

但徐哲这个“余嵩”的身份,毕竟是在南天洲普陀圣地管辖区域内的古城中,当任朱雀军护城兵。

许多围观的人,一眼就将他认了出来。

甚至还有不少与他相识之人,比如一位身披红甲的护城百户壮汉,真带着一支古城巡逻小队,此时都张大了嘴巴,一脸的惊疑。

“我尼玛,余嵩那小子是金丹期强者?不可能吧?老子平时老训他,他丫的不会记仇吧?”

“大人,会不会是有人假冒?”

“不可能,余嵩那小子的气息容貌我们还能认错吗?”

“余……嵩哥,嵩哥,我是二蛋啊!苟富贵勿相忘,记得提拔一下我啊!”一名朱雀军护城兵,已经扯开嗓子朝徐哲喊道。

“放肆,二蛋,你这大庭广众的喊这些,像什么话?”壮汉当即瞪了护城兵一眼,厉声训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