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相见欢(1 / 2)

京观?

陆离心中一突。

这东西张辽跟他描述过,不可否认,筑京观有好处,而且还不少。

第一,可以显示军威和战功,提高军队士气;

第二,通过这种方式,能够震慑后来的入侵者,以及正在攻略雁门郡的休屠各胡;

第三,把敌军的尸体堆积起来,用石灰、黏土封住,能有效减少瘟疫的发生。

可是,张辽也说很多士大夫、百姓畏惧,甚至反感这种行径。

黔首见识少,听到官军用敌人的尸体堆了一座小山,自然会心生恐惧,而士大夫则是觉得此举有伤天和,他们认为国家动武是为了禁暴、筑京观这种行为过于野蛮……

一念至此,陆离下意识地看向身后,好不容易把赵云拐带过来了,结果主公却来了这么一出。

没办法,只能尽力去解释了,毕竟赵云的态度很明确:

从忠义之所在。

结果,陆离刚把语言组织好,就听到耳边传来赵云畅快的笑声。

“此举甚妙。”

“丁别驾此举甚妙!”

连续赞了几声。

事实上,在赵云看来,皇甫嵩那样的做法,绝对是有悖道义——

为炫耀军功,将张角的尸首从棺椁中剖出,戮尸以泄愤的同时,下令将黄巾军和百姓的尸体混在一起筑成京观。

而眼下不同,匈奴人犯下了十恶不赦的屠城之罪,将其筑成京观,完全是正义之举。

更何况,大汉与匈奴是世仇!

见赵云心无芥蒂,陆离暗自松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子龙,主公便站在营外,随我一同前去拜见吧。”

“孟明,你许久未归,可是让我与主公好等。”

这时,张辽快步迎了上来。

丁原则伫立原地,含笑抚须,尤其是看到陆离腰间挂着一颗鼓囊囊的事物之后,脸上笑意更盛。

如此,左贤王、谷蠡王,这两个挑起战争的罪魁祸首,尽数被他收入囊下,只待奏明朝廷、使者前来宣读诏书了。

两道视线交汇。

赵云跃下马背,只见来人身着明铠亮甲,面容虽儒雅,但那股猛鸷之气即便隔着很远,依旧能够感受得到。

而张辽见多出一人,生得雄壮魁梧,却态貌谦谨,仿佛士人一般,不禁眼前一亮,问道:“此君谁人也?”

“子龙,这位是吾兄张辽。”

陆离牵着黑鬃马走来。

闻言,一旁的赵云拱手行礼,态度不卑不亢,“见过将军。”

紧接着,陆离开口介绍道:“兄长,这位义士姓赵名云,冀州人士,与我在追贼途中相识。”

冀州?

主公果然没有猜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