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战至终章(1 / 2)

【主与救主】

【大天使与恶魔】

前者印在教堂正门处,后者印在侧门处。

在陆离看来,这两幅壁画中,最具价值的应该是后者,上面描述了大天使米凯尔与怪物战斗的情景。

只见祂双翅张开,手持火焰长剑,呈挥剑欲斩的姿势,而具象化的恶魔长相类人,通体漆黑,正蜷缩在角落、退避锋芒。

展示的是过去之景?

由此看来,教堂内某处区域,应该还残留有神圣力量。

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战至终章!

几乎是同一时间。

跑车引擎启动的声音响起,女编辑达琳决定离开,因为,她清楚的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凡人插不上手,留下来反而会成为累赘。

错怪她了吗?

正当陆离分心回望后方时,几辆老式汽车呼啸而来。

荒郊野外,除了眼前这座黑顶教堂外,再无其它建筑,目标是什么,根本无需多想。

小镇仅剩的幸存者?

这些人个个手持猎枪,脸阴沉得可怕,像是来寻仇一样。

不过,陆离没有过多关注。

一群手持烧火棍的普通人罢了,能对局势产生什么影响?

推开眼前这扇石门才是关键。

它并没有上锁,却足有数十吨重,先前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让其微微晃动。

因而,陆离不得不承认,若非身具狼人血统,他恐怕又得陷入僵局,不得寸进。

“牺牲了魔法天赋,才换来的力量,怎么可能只有这点……”

随着一声低语,陆离不仅没有出现力竭的现象,反而愈发亢奋起来,身体猛然拔高,原本不算夸张的肌肉开始充盈。

事实上,他再进一步调用血脉深处的力量,就会变成一头可以直立行走的巨狼,身体细节也会随之改变。

而现在,他尚属于人,将剑拐系在背上后,手臂撑住了石门,集中全身的力量,以最原始的方式破局。

轰隆隆!

紧接着,石门剧烈晃动,缝隙越来越大,依稀可以看到里面的景象

电光闪闪,雷声隆隆,如同宇宙初开一般。

这时,那群手持猎枪的人靠近了教堂,他们扣动扳机,枪声响起。

“还给我!”

“把孩子还给我!”

男人们发出怒吼。

这一举动严重影响了陆离,他准备喝止这些人。

结果,奇迹出现。

厚重的教堂石门忽然打开了。

里面站着一个小男孩,表情呆滞。

“约翰尼。”

见状,为首的持枪者发出一声欢呼,并且,不断喊着这个名字。

与此同时,站在两拨人中间的陆离默默拔出萨杜之剑,他离得近,加上身高优势,能够更加仔细地观察这个孩子。

男孩已经死了。

背后及至后脑,被一个恶心、黏腻的怪物牢牢占据,使陆离不由得想到了返魂尸,以及它们的刺舌。

“约翰尼……”

这是最后一声呼唤,下一刻,石门关闭,接着,又挑衅似的打开。

狂风呼啸而出,电闪雷鸣。

教堂内景象愈发诡异,原本小男孩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衣男人。

这家伙一头金色卷发,脸上挂着嘲弄的笑意。

看见此人,持枪者们纷纷后退,似乎被吓破了胆,手中的猎枪沦为烧火棍,哪还有先前的半分凶狠。

“萨特·凯恩?”

陆离敏锐地猜出了这个男人的身份,化作一道黑影,冲进了教堂。

至于那些失去孩子的小镇居民,明显胆气不足了,尤其在遇到一群狼犬之后,纷纷仓皇逃往自己的卡车。

近乎一半的小镇幸存者顺利逃脱,剩下的一半被黑色狼犬撕成碎片。

出于谨慎起见,顺利进入教堂后,陆离没有再出去,只是默默看着持枪者们被突然出现的狼犬驱赶、啃噬。

坦白来说,他做不到在紧要关头,像电影中那样,抛弃重要目标去拯救一些无关人员。

毕竟,这种做法太过儿戏了,陆离没有昏头,他拎得清急重轻缓。

“难道你就没什么想说的话吗?”

“滚回地狱里去吧。”

一场无趣的厮杀开始了。

剑光潋滟!

萨杜之剑,一把特意为巨人萨杜打造的专属武器,它的上一任主人老猎魔人亚伯拉罕特意将其改短,使其能被正常人使用。

而现在,它显得有些不趁手。

因为,觉醒血统后的陆离不比萨杜矮,身形极具压迫感,哪怕熟人看到了,都不一定能在第一时间将他认出来。

“你永远砍不中我,哪怕挥剑的速度比光还要快。”

凯恩的声音飘忽不定。

从四面八方传来。

剑光划破空气,留下一道道银白色轨迹,如罗网般密集,而凯恩每次都能以一种诡异的身法、角度避开。

“察觉到原因了吗?”

下一刻,凯恩抓住了陆离的手腕,笑得高深莫测“我想,你应该知道的。”

陆离没有回答,他确实无法砍中凯恩,不管速度如何变化,快或者慢,这家伙总能险之又险得避开。

次数多了,任谁都能感觉到其中的戏谑意味。

“扑街!”

陆离骂出乡音。

刚好,这个词与对方家的身份相对应。

萨特·凯恩皱眉,他不是很能理解其中的寓意,可还是回答道“你慌了,承认事实有这么难吗?”

右臂发力。

接着,另一只手抬起,攥住了陆离挥舞过来的拳头。

四条胳膊架在一起,开始角力。

一时间,陆离竟然挣脱不得——

那双能够推动巨型石门的手臂,被恐怖家死死攥住,任凭如何发力、扭转,依旧无法取得成效。

这是什么原理!

事实上,这家伙的手臂很细,给人一种一用力就可以轻松捏断的错觉。

一个荒唐又现实的念头,浮现在陆离脑海中。

这个时候,凯恩再一次笑了,他低声说道:“自从你步入病房那一刻起,你就和山姆·尼尔没什么区别了,都将受到我的影响。”

“当然,还有这座小镇内一切。”

“知道为什么狼犬会当过一部分持枪者吗,因为,还没到他们死的时候。”

为了增强说服力,这个恐怖艺术大师,像朗诵书稿一样,声色并茂,在陆离耳边说道“约翰尼的父亲,从教堂离开后,遭遇了袭击,凶手是他的另一个孩子……”

话落,陆离眼中的世界开始扭曲变形,他时刻提醒自己,生死决斗不容分心,可还是陷入了一片未知的空间。

圆木桌、高脚凳、雪克壶、东倒西歪的各式酒瓶……

很显然,这是一家乡村酒吧。

“你来了,陌生的异乡人。”

声音异常沉闷,令人不禁联想到将死之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